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御天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我是附近的家族
          剑南天回馈出来的灵气,已经差不多都被楚言吸收了。

    不过毕竟是一个天心境,而且这里也不是封闭的环境,所以此地方圆十数里,还是明显要比其他地方,灵气要浓郁一些。

    此时那两艘灵舟笔直地朝着楚言飞了过来,不过也没有贸然接近,而是在距离楚言大约二十里左右的地方,降落了下来。

    然后两艘灵舟中,一共出来了七八个人,满脸警惕的样子。

    楚言抬起眼皮子,朝对方那伙人看了一眼,然后又将眼皮子耷拉了下来。

    这伙人中,有两个是地元境。

    看服侍打扮,应该是这附近的家族。

    楚言虽然杀了剑南天,但是他并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是宗门弟子身份也不行。

    毕竟剑南天被斩杀的消息,早晚是会泄露出去的。

    如果楚言在这里暴露了身份,哪怕只是天涯宗弟子的身份,除非他能把这七八个人,包括他们背后的家族,一个不留全部杀掉,那么早晚会被人查出,他和死去的剑南天之间的关系。

    那伙人暂时还没惹着自己,而且楚言也没有那么大杀性,要去杀别人一整个家族。

    目前他们井水不犯河水,能保持这样的状态,也是蛮好。

    反正他已经将这里的灵气吸收得差不多了,再过一会儿,捡了剑南天的储物袋,就可以离开了。

    楚言重新专心打坐的时候,那从灵舟上下来的七八个修士,正在警惕地四下打量着。

    其中有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青年,此刻朝楚言的方向打量了一眼后,对身边那个中年男子道:“叔叔,你看那里有个年轻……额,中年光头。”

    说出这话的时候,青年也觉得有些奇怪。

    他甚至还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去了一眼。

    因为他记得自己第一眼望过去的时候,在那里打坐的,似乎还是一个和自己看上去差不多年龄的人。

    怎么现在变成一个中年光头了?

    原因很简单,楚言为了不想暴露自己的长相,所以用了千罗鬼面。

    不过这青年并不知道这件事。

    又仔细望了一眼后,他相信自己之前是看花眼了。

    那就是一个光头。

    肯定是自己昨晚和几个侍妾练习枪斗术,练得太持久了,所以刚刚才会眼花。

    被他称为叔叔的那个中年男子,也是这伙人中的领头的。

    此刻他朝楚言的方向望去一眼,微微眯起眼睛,注视片刻,点点头道:“知道了,你们先四下看看,留意一下有没有什么线索。

    这里灵气明显要比周围浓郁很多,所以肯定有修士陨落。”

    那青年好奇道:“叔叔,是哪个境界的修士陨落?”

    中年修士从怀中取出一把尺子。

    尺子上面,有一排排的刻度。

    他将尺子竖起,在手里举了片刻,一道光芒,就从尺子底部开始升起,然后在一个刻度上停了下来。

    那青年凑过去看了眼,一撇嘴:“才地元境一重?”

    “你懂什么!”

中年修士顿时眉头一皱,呵斥道,“动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

我们赶过来,可是花费了大半个时辰,这里的灵气,肯定会有所散逸。

    所以这里原本的灵气,一定是比现在要浓的。”

    “所以叔叔你的意思是……什么境界?”

青年赶紧小心翼翼问道。

    中年修士满脸自信道:“不会超过地元境三重。”

    “叔叔高明!”

青年赶紧竖起大拇指夸赞了一句,然后他悄悄用手指了指楚言的方向,对中年修士小声道:“叔叔,那个人,你怎么看他?”

    中年修士微微眯起眼睛,沉声道:“过会儿再说,反正他也跑不了,先看看情况。”

    “好咧。”

青年点点头,旋即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楚言一边打坐,一边也在关注着那群人的举动。

    虽然对方距离自己尚有二十里。

    但是在这野外,防人之心不可无。

    对方有人数优势,而且那两个地元境中,还有一个同样也是三重。

    楚言可以不去惹事,但是并不代表着,那一伙人,心里没有什么坏主意。

    毕竟野外杀人夺宝的事情,在修士的师姐,还是很常见的。

    那一伙人也没有靠近楚言,除了其中境界最高的那个中年修士,还有一个青年没有移动外,其他的几人,分散开来,手中都拿着一把怪异的尺子,四下走来走去。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楚言见到,分散开的那伙人,重新汇集到了那个中年修士身边,拿着手中的尺子,不时朝着楚言这边比比划划着。

    见到对方的举动,楚言略一沉吟。

    剑南天归还天地的灵气,绝大部分,都已经被他吸收。

    剩下的这些,大约也就是原本的一到两成。

    他即便继续在这里打坐,也吸收不了多少。

    与其因为逗留,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还不如早些离开。

    于是他站起身,打算在剑南天的尸体上搜索一下,把战利品带走。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伙人中的那个中年修士,朝楚言这边走了一步,大声道:“这位道友,我们是附近的家族,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楚言看向对方:“你们哪个家族的,报上名号来。”

    中年修士顿时嘿然不语,心道:“这家伙看着年纪不大,做事还挺老练的。”

    他说自己是附近的家族,主要是为了放松楚言的警惕。

    而不报名号,则是防止对方可能的打击报复。

    光是只报家族却不报名号这件事,就能说明他心中有不轨的想法了。

    楚言心中也是冷笑连连,见对方不应,他索性也就不再搭理对方,走到剑南天的尸体前,开始翻找起来。

    一个储物袋,很好,现在姓楚了。

    嗯,剑南天随身携带的那柄长剑,临死也还握在手里,现在也姓楚了。

    剑南天身上穿着的长袍,原本也是一件防御灵器。

    只是可惜,被八分断生剑阵给彻底戳烂了,现在就连材料回收的价值都没有。

    而那一伙人见到楚言开始翻检尸体,打扫战场了,顿时就着急起来。

    他们此次前来,一方面是想知道,凌晨时分,这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另外一方面,自然就是想借机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现在看来,收获就在眼前,要是己方再不主动一点的话,怕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