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御天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慢了一步

    此刻这大平台,趴着一只巨兽的尸体。



    这巨兽像是一只犀牛,体型硕大,但是却干枯得只剩皮包骨头,身大片的地方,都有冰雪覆盖。



    但是胸膛的位置,却被利刃剖开。



    伤口像是一扇打开的门。



    通过伤口,可以看到里面虬结的筋肉。



    这些筋肉,都是紫黑的颜色,犹如枯死的藤蔓。



    而此时此刻,可以清楚看到,这些筋肉的央,似乎有一样东西,被生生挖走了。



    孔辞站在这巨兽面前。



    他的脸色白得吓人,一双眸,满是绝望,垂下的双手,也在微微颤抖。



    “孔师兄,这是什么?”作为兽皇阁的弟子,曹峰见到巨兽,立刻靠近过去,仔细查看。



    越看他越觉得惊。



    “这巨兽看样子至少已经死了有千年了,怎么会摆在这里,而看这伤口,好像又是近期才刚刚打开的。”曹峰自言自语。



    孔辞却没有回答曹峰的额问题。



    这个时候,他的脑子里面轰轰作响。



    曹峰的话虽然传入了他的耳朵,但是却无法进入他的大脑进行思考了。



    几乎是如行尸走肉一般转过身,望向孔玉,孔辞的眼眶瞬间红了。



    而见到这巨兽尸体的时候,孔玉也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微微一笑:“大哥,你和爹娘都已经尽力了,我不会怪你们的。”



    孔辞依旧没有说话,但是眼泪却是在眼眶里不断打转。



    一个男人,此刻在众人面前,拼了命地想要忍住落下的眼泪。



    但是孔辞却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



    没有亲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这种没有办法挽救亲人的痛苦。



    无力、痛苦、撕心裂肺。



    这一刻,种种情绪,仿佛是一只只残酷无情的大手,将孔辞的心撕成了碎片。



    “孔师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妙然望着这一幕,目光微闪。



    她已经从孔辞和孔玉的表情和对话,猜到了可能。



    但是她还需要确认。



    “我、我救不了孔玉了,我、我这个做大哥的好没用!”一声愤怒的低吼,孔辞单膝跪下,狠狠一拳,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凹陷碎裂的大坑,缓缓出现偏偏水渍。



    孔辞泪如雨下。



    “我……好没用啊……”



    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吹起了阵阵阴风,低声呜呜,好似是谁在呜咽。



    “这只死掉的巨兽,可以救孔玉的病?”林妙然望着那巨兽的伤口,眉头微微蹙起。



    很快,她想清楚了其的关窍。



    “孔师兄,这个地方你来过?”



    “不,我没有,是我爹娘来过。”孔辞此刻也不打算再继续隐瞒了。



    “当时我年纪还小,我爹娘都是山海教的弟子,他们那一次和一群师兄弟一起,来到这天霜墓葬,希望能得到机缘,为将来的晋升做准备。



    那个时候,他们还都是凝脉境弟子,结果在这天霜墓葬内,遇到了这霜雪冰魄犀的袭击。



    我娘当时已经怀孕,腹所怀的,是孔玉。



    结果我娘在那一场战斗,了霜雪冰魄犀喷出的死气。



    虽然事后得到宗门长辈的及时救治,我娘很快恢复了,但是这死气,还是对当时还是胎儿的孔玉造成了影响。



    孔玉出生之后,一直生病,虽然修炼不受影响,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病情却是越发严重。”



    “要解决这个病根,必须回来找到这霜雪冰魄犀,对吗?”李修问道。



    “是的。”孔辞点头。



    “那为什么你的父母,之前没有来过呢?”曹峰疑惑地望一眼孔玉,“孔玉你今天多大了?”



    “十五。”孔玉的情绪还算稳定,似乎是对这件事早有心理准备一般,此刻应声回答道。



    “十五年的时间,没有再尝试过吗?”曹峰问道。



    “试过,每一年,无论是我父母亲自前来,还是拜托宗门其他同伴,或是发布悬赏任务,我们不曾放弃过任何一次机会。”



    孔辞的脸,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像我之前所说的,每一次来到万妖葬场的墓葬,所见所得,都是不一样的。



    过去那么多次,都是无功而返。



    我们一方面要祈祷自己前来的时候,这霜雪冰魄犀会出现。



    一方面又要祈祷其他修士前来的时候,它不会出现。



    但是我绝对没有想到,这霜雪冰魄犀出现的时候,竟然会、竟然会被人捷足先登了……”



    孔辞的拳头紧紧握起,牙齿都咬得咯咯直响。



    众人一时间沉默了。



    他们此时都可以感受到孔辞的痛苦。



    孔辞的父母,虽然都是山海教的弟子,但是身份地位想必并不太高。



    正因为如此,他们所能调用的资源也都有限。



    可即便这样,他们还是拼尽全力,希望可以挽回自己儿子的性命。



    从孔辞此刻如此痛苦的表情,众人也可以感觉到,这些年来,他这个做大哥的,绝对也在这件事,耗费了极大的心力和精力。



    世界,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并不是绝望。



    而是先给你希望,然后再让你绝望,让你彻底坠入深渊。



    现在,这件事情这么发生了。



    苦盼十多年的霜雪冰魄犀,再一次出现了。



    但是当众人赶到的时候,所见到的,却是已经被挖去了心脏的尸体。



    “枯萎霜心——”孔辞低声道,“只要得到这一头霜雪冰魄犀的枯萎霜心,能救孔玉的命,可是现在、现在——”



    他的声音,充满了自责。



    众人也低着头,心很不是滋味。



    要是他们能快一点赶路,情况会不会不一样呢?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如果。



    孔玉此刻走到孔辞身边,矮下身子,半搂着大哥的肩膀,低声安慰着。



    平台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这样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发生。



    楚言沉吟片刻,走到那霜雪冰魄犀的尸体前面。



    尸体胸前的伤口,大如脸盆,整个豁开,一眼可以看到里面盘根错节的筋肉。



    楚言皱了皱眉,伸出两根手指,把手探了进去,沿着伤口的边缘缓缓摩挲着。



    片刻之后,楚言像是发现了什么。



    但是他没有做声,闭眼睛,继续仔细感受着。



    再过一会儿,楚言猛然睁眼。



    他的眸,闪现出一道兴奋的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