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秦帝国之惠夫人 > 五十一 老二家的
    亲弟弟回来了,惠儿早就把渠梁放到脑后了,天天围着弟弟进补,又是张罗着上战场用的软甲、铠甲、马具、马匹,还又多做了几身衣服,从里到外,兄弟两个一看哟啊上战场的东西,好几个箱子,这是士兵该有的规模吗?不过既然是姐姐的一片心意,就接着吧!

    之后,惠儿送走了两个弟弟,这才有了秦国要打大仗的真实感觉,继而想到自己的小日子,想到一直维护着自己渠梁,若是这一次打仗输了,秦国肯定有亡国之危啊!而秦国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秦国粮草军械不足啊!恰好渠梁正好负责这一块。栎阳城郊的粮库有一万石的粮食,但是二十万大军的肚子,加上今年的税收,怎么可能够?至少还缺一半,军械马匹就更缺了。

    惠儿紧急召见白金城,让他去找马匹,然后又找来黑石,让她紧急到山东各国去搜集军械粮草,不计代价,务必弄回来。惠儿去了一趟粮库,果然,粮草已经空了。若不是紧急,渠梁也不会如此紧急。

    打仗不可能很快就完,到了冬天,将士们的棉衣都是问题。惠儿将粮库里放满了棉布,都是黑色和深蓝色、褐色的。还有大批的棉花,都是去年搜集来了,惠儿没有留一点棉布。反正这些粗布惠儿和孩子们是不会穿的,都拿出来,若还有用,还有几个颜色的棉布。

    另外还有一些大米、小米和面粉,加起来有5000石,糙米也有1000石,够解一时燃眉之急。然后将所有的看守全部换了,让他们回家休息,然后换上自己从楚国带来的人。给蒙章去信,让他找人将仓库里的棉花和布料拿去普通百姓那里做成将士们的冬衣,做成两套,给一石糙米。另外还有大量的毛线,惠儿说好了,织成一套毛衣,给一石粮食。

    即使惠儿有空间做依靠,但是现在是秋天,平台也有限购的情况,普通的棉布、棉花和毛线很少,多是贵重的,质量非常好的,这样的东西拿出来,惠儿自己都没有办法解释。她也算是尽了力了。

    不久之后,白金城的儿子白疙瘩回来了,带回来了一大群的牛羊,牛留着耕地,羊有3000只,全部宰杀,羊皮做衣服,羊肉用快车送到军前去。

    二十万大军分3000只羊,那还是太少了,但是能让将士们喝碗肉汤也是好的啊!军营里都很开心。渠梁和赢虔都陪着公父和几个将军一起大吃了一顿,他们也只是偶尔打猎吃点肉星,还得分给伤兵,能这么吃,实在难得。连秦君都开始夸奖了,

    “老二家的就是能干,大老远的还给咱们弄来了羊肉吃。”老二家的,这也算是确定了惠儿的地位了。

    渠梁赶紧谦虚道,“她也没啥大见识,就知道弄些吃吃喝喝的。”

    赢虔笑着说道,“粮食、被服、药材,这些都是为了她自家的男人才弄的,知道渠梁不会吃独食,这才弄来这么多,哈哈……”

    秦君笑了,渠梁也知道这是实话,有些不好意思,军中的将军们更是粗人,一顿饭就笑话渠梁的傻媳妇疼汉子败家了。

    刚够了一个多月,渠梁又回来了,二十万大军又没粮草了。这一次要8000石粮食,这是最基本的,至少也这么多,但是渠梁想方设法,也才弄到4000石,好在惠儿能干,帮他又搜集到了仓库的5000石粮食,还有500石的糙米,另外这段时间惠儿带着手下去深山打猎,在国内,购买各种肉食,包括从戎狄牧人那里购买羊,凑了24车,又给拉过去了,一个营能分到一车,差不多也能吃不少。再有就是从山东各国运来打猎武器装备,也运过去了。惠儿自己在国内炼制的成药也都有所准备。这一趟,渠梁因为媳妇的帮助,算是完成了任务。但是如果打仗还是要拖下去,秦国真的无粮可以征调了。现在普通百姓都快饿死了。

    渠梁听说惠儿还打包了冬衣,很是开心,抱着惠儿半天,是那种不含杂质的拥抱,惠儿觉得心里暖暖的。

    渠梁对惠儿说道,“在家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孩子,等我回来,可别瘦了。别总惦记我。我一个大男人还要女人保护吗?”

    惠儿心里酸酸的,好一会儿才说道,“送棉衣和药品的车子回来,就把伤兵带回来,我准备的羽绒的睡袋,不会冻死人的。还要厚实的背着,队伍里还有好几个会照顾病人的。回来我也有地方安置,你就放心吧!”

    “送到陈仓,伤兵都在那里。”

    惠儿点头,渠梁抱着她的脸,在她的嘴唇上狠狠的亲了一通,这才离开。穿着惠儿给换上的貂皮大氅,伴随着风雪。天气越来越冷了,和前世的冰雪节拿着零下四五十度不能比,但零下十几二十度还是有的。家里的三只都不爱出来了。不过如果雪大了,他们肯定要出来玩儿的。完全不知道人间疾苦啊!

    一直到入冬了,前面终于传回了消息,战争结束了,大军凯旋了。不过惠儿可不相信什么凯旋,攻打少梁,目的就是夺取,如今没有夺取,就不算是胜仗,可能是杀死的魏军多,所以才说大胜。但是现在秦国面临的情况,显然是非常不利的。

    不久后,有军人回来,听说是国君中箭负伤了,但据说也快到栎阳了,惠儿能拿出来的药都给了,即使现在让他给国君医治,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中箭负伤,对方又是一个老人,托了这么久,即使在现代的医药都没有把握,更何况是在这里。

    从前线撤下了的伤兵们都回来了,惠儿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医生,有这个义务去帮忙,把家里安顿好了,给孩子们留了作业,想让他们留下,可是他们非得要跟着,反正惠儿在陈仓那里也得找个舒服的地方住,带着好了。把三个师傅也带着,还有侍卫和侍女们。另外,惠儿还从空间弄出来一部分西药,掺和在中药当中。在楚国那里弄来的纱布已经消毒过了,接触伤口用空间买的,捆绑的就用楚国那里买的,还有惠儿的胶布,也是很需要的。酒精和云南白药是最重要的,还有就是消毒和退烧的。

    陈仓是兵营,伤病残兵都在这里,第一天几个孩子就跟着来了,看着实在是血腥,都吓呆了,惠儿觉得,这样的事情,他们早晚要面对的,几个孩子让保姆抱着,惠儿就带着帮手开始医治伤兵,惠儿的这一善举,没有想到对孩子们的影响这么大,惠儿趁机教育秦国百年的国耻,他们的土地被魏国侵占了,山东各国都瞧不起秦国,不和秦国来往。又跟他们将了,战国这个大争之世,但凡有血气的,都有争心。几个孩子都在问,什么时候能够不打仗。惠儿很认真的告诉他们,等到统一了六国,天下就再也没有纷争了。

    看着没有需要惠儿帮忙的了,惠儿也该走了,让人送来了之后一段时间的药,又把做好的棉衣给他们分发了,留下一些能吃半个月的粮食和一些肉干,就走了。等过年家里那十几头猪啥了,就能抬来了。

    孩子小,若是在现代,这三个孩子还在整天玩泥巴呢!而在这里,即使惠儿已经按照现代孩子那样教育他们了,但是惠儿还是发现,他们比现代的孩子早熟多了。尤其是最小的儿子,虽然小哥哥姐姐一岁半,却是他们当中最聪明懂事的。这样也好,惠儿知道,这里是无法建造温室的,等他们过了十三四岁,就已经是成年人了。惠儿也得接受女人三十就已经快死的现实。

    渠梁没有回来,她知道渠梁已经回来了,但是现在都知道老国君身体抱恙,而国无太子,渠梁是嫡子,按理说可以继承君位,但是他还有一个国君长子赢虔,秦国大将,屡立战功,在军中极有人往的人,所以和渠梁也是竞争对手。朝廷里的大臣们如何想,如何做?国后又是什么意思,会想让渠梁当国君吗?

    如果要惠儿来说的话,她不太希望渠梁当国君,若是渠梁当国君,那这个家还是家吗?后院的女人成堆算,孩子按打算。她又怎么算?即使渠梁不当国君,赢虔也会善待他的,他们兄弟的感情是真的好,绝对不是虚与委蛇。

    这段日子不太平,惠儿带着家人回去之后,就发现侍卫们非常的紧张,而且行宫外还多了许多的侍卫。看来事情有些紧急了。惠儿听出去采买的下人说,大家都想推举长公子赢虔继承大位,呼声很高。这也就意味着,决定储位的人,可能会对他们母子不利。惠儿开始收拾一下自己的空间,选了戒指空间,放了些书籍和玩具,等真的出了事,绝对要带着孩子们扯呼。至于渠梁,不是不想救,而是若是你想去救人,那说明你天真的可以去盗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