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大厨无双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所获大矣
    “大哥,我已说过,我之思想,你并不能接受,因此,我倒是可以教授你知识,如春秋战国之分,魏文侯、赵烈侯等人,孔丘又是何等之意气风发,墨子如何带动天下大势,此虽非吾所长,然也有所进也。”

    方莫故意的。

    他就是故意的,因为他看不得刘备那骄傲的嘴脸。

    还什么能够影响他思想的人,根本还没生出来,那他是谁?

    好吧,他确实是从后世来的,按照一定的空间以及时间学说,他还真的是没有出生。

    刘备脸色恢复了几分,虽然还是看着有些可怕,却终归没有了方才的狰狞之感。

    他无奈的抬起手,指着方莫,半晌之后,才默然摇头:“弟之所学,确可影响兄也,此兄之过,此后,兄不会再傲,虚心受言……”

    小尾巴夹起来了吧?

    让你翘尾巴!

    方莫此时很想大声的狂笑几声,而后告知对方,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而已,像是什么二元一次方,代数,地心引力,等等等等,他都还没说出来的。

    更不要说,各种化学了。

    当然,他也不是太懂,要是懂的话,现在早就开始制作炸药了,但是他不懂不要紧,因为就在这个时代,也就是即将到来的乱世当中,会诞生那么几个人,将暴竹换成烟花爆竹。

    那些人,基本都是道门的。

    谁敢想象,一群炼丹的家伙,居然在搞这么危险的东西,而且他们还吃……

    事实便是如此,他们不仅炼出了火药,还拿着吃,吃完了以后,整个身躯都开始发出光芒,之后被那些弟子目瞪口呆的望见了,便说这是羽化登仙的场面,写于各种书中……

    “今日时间正好,弟便先与兄说些简单些的。”

    “三晋成,经两代时间,彻底代晋,后发动三晋征齐之战,此战之后,他们将本就是傀儡的齐康公,再度变成傀儡,挟于周王前,令其求诸侯……”

    “赵嘉始为赵烈侯,魏斯始魏文侯,韩虔始韩景侯,三家开国,是为赵韩魏!”

    “期间,事有多变,如田氏代齐,其采取之方法,便是取大器,借米粮于百姓,而后用小器收回,由此得之民心,后代之姜齐,是为田齐。”

    “其事也怪齐景公,其多爱幼子,死时立一孺子为公,虽有两位国之大夫得保,却因田氏已势大,只能被废,后来所立之人,非说皆是傀儡,然大多都以田氏为相,后来齐宣公时,田氏更是用自家之人,代七十余城守卫,也由此,田齐气数彻底断绝。”

    说到这里的时候,方莫挑了挑眉毛,看了看还在专心听他讲的刘备,提醒了一句道:“未来,大哥会看到很多因立子而争端之事,此为大事,兄可多看,多学,必不会重蹈覆辙。”

    “????”

    “弟此言何解?不是说了吗,莫要再提如此之事,备只学为官举措耳,于此称霸、立长之事,以我如今的身份实力,还不足以插手。”他说的大汉如今的立嗣,他确实上书了,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要不是灵帝缺他这么一个人,说不定连把他的奏疏拿出来都不拿。

    他也就不会拐弯抹角的得罪了何进,这可是一个大人物,之后肯定会让刘备吃大亏的。

    但是现在,他可能还不知道。

    方莫摇了摇头,并没有在说这方面的事情,可是,在这个时代,真的有很多因为立嗣导致各种事情出现的。

    他之所以说赵襄子赵无恤,就是想要让刘备以后能够知道立贤或者立长,只要把诸葛亮坑过来,哪怕是立个废物……前提是整个世界大同,那也是可以维持下去的。

    但是,千万千万不能在这件事上纠结多变,不然便很可能会出现不可控制的场面。

    比如……袁绍爱幼子,刘表立嗣不及时。

    这都是导致他们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其实他们随便立哪一个都行,主要是不要纠结来纠结去的,到了最后,群臣也都被搞蒙了,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纷纷胡乱战队,导致麻烦的事情出现了。

    此时,大汉不也就是如此吗?

    一方面有着何进支持的刘辩,另外一方面则是名为贤明的刘协,此二人灵帝便纠结多变,多次不知立谁为好,也让下面的何进等人看到了机会,而群臣更是失了分寸,开始乱战队,或者不站队。

    如此一来,将来不论谁即位,都可能会导致一定的混乱出现。

    立嗣,可能是封建时代的通病了,一旦立不好,或者没有确定,之后必然会导致混乱的出现,甚至有可能会导致外敌入侵,内里混乱不堪,朝政大权被某些野心家所掌握,一旦到了那一步,除非下一代出现一个中兴之主,或者是权利能够抓得住的手腕人物,不然的话,几乎必然会导致朝内元气大伤。

    方莫现在就提醒,其实就是带着一定的剧透的,因为未来刘备铁定会看到,袁绍、刘表等人,最后都因为立了一个错误的厮子,导致自身内部出现不稳,而后快速的崩塌。

    犹如流星划过天际一般。

    当然,刘备其实没什么值得好提醒的,他这家伙的生育能力可能是有那么一点毛病,这个年龄段,几乎不可能会有孩子……

    用后来的话说就是,精元稀薄。

    ……

    “吴起杀妻证道……呸,杀妻得将,其后又因公主之事而死,不得不说是生死两女人,和淮阴侯还是很相似的。”

    “淮阴侯者,生者如斯,救者漂母,死者吕后。”

    “相似处在于,吴起为将,是因为杀了齐女妻子,而后成将,而不同之处则在于,漂母是淮阴所感激者,齐女是吴起所痛恨者,公主为他人设计而害之,吕后则是因其太过……”

    吴起这个人,方莫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是将他和淮阴侯并列了。

    两人确实没有多少可比性,尤其是韩信那可是一个绝对的猛人,没有韩信的话,现在老刘家还不知道在哪里种地呢,但是人家吴起不同,他只是想要求将而立功。

    其人杀妻而求将,性格多变,刚愎也。

    韩信同样也是性情多变,一会儿想要有个王当当,又一会儿则是想要好好的效忠刘邦,可以说,刘邦对他已经够好了,他要是不闹事,也绝对不会死。

    傍晚来临,天空像是陡然间便昏暗了下去。

    方莫累的坐在了床边,望着刘备道:“兄今日可有收获?”

    “收获大矣!”

    “未曾想,千多年前,竟有如此之多的事情在发生,而某竟不知几件,惭愧惭愧……”

    刘备老脸一红,转而感激的对方莫道:“多亏有莫弟,不然还真……”

    “不敢不敢,这莫弟二子还是收回为好,莫不敢当也!”方莫连忙摇头,像是脑袋装上了马达,脸色更是变得很不好看。

    老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