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夏鼎录 > 第19章 冰淇淋
    夜凉如水,繁星满天。

    易断跏趺而坐,眉心内闪耀出一道细微的光华。

    他的识海之中,元神如肉身一般端坐,十二个字围绕他的元神上下翻飞,如同蝴蝶一般。

    上、下、日、月、江、河、武、信、老、考、令、长。

    这十二个字,是仓帝传承的核心所在,易断自然要研究透彻。

    十二个字仿佛蕴含着某种玄妙,划过一道道痕迹,痕迹组成新的字符,如同虚幻一般,转瞬即逝。

    易断默默地看着十二个字,过了许久,他抬起右手抓住那上字,反手抓住那下字。

    霎时间,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上下二字,如同某种神秘的通道一般,牵引着一道道飘渺的气息,进入他的元神之中。

    他心中微动,看向了日字。

    日字舞动,如同大日横空,任由易断如何施展手段,都不为所动。

    他明白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不足以降服日字,也就不做他想,全身心感受上下二字。

    在这一刻,他仿佛化身巨人,上通天庭,下通九幽,一道道玄妙不可测的气息,被他的元神吸收,转而化作最为纯净的元气,反哺他的肉身。

    突然间,日字大放光明,与此同时,雄鸡高唱,易断醒了过来。

    一夜无眠,易断不仅没有疲惫感,反而精神健旺,神清气爽。

    他的识海之中,元神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上下二字,被元神握在手中,放着淡淡的光芒。

    其他十个字,则依旧围绕着他的元神翻飞。

    不过是一夜的时间,易断已经感受到了不同,他的元神似乎大了一圈,识海似乎也发生了变化,他的肉身,也受益良多。

    易断很满意,仓帝传承,自然有其奥妙之处,不可能只是所谓的知识传承。

    知识固然重要,但是在大夏,没有一身强横的修为,就算是通晓古今,也不过是刍狗而已,任人宰割。

    易断起身去做饭,早饭就是一些清粥小菜,这是他最喜欢的。

    旒歆不满意,嘟囔道:“这些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你那个肘子不错,为啥不做一些。”

    易断摇摇头笑道:“大清早的,肘子这种东西太过油腻,不利于健康。”

    旒歆撇撇嘴,心道都是有修为的人,百病不侵自然不在话下,还怕这些?

    不过她没说出口,她怕易断午饭的时候不给她做好吃的。

    吃完早饭,自然是要遛弯的,少男少女走在一起,最是引人注目,尤其是两人生的又漂亮,回头率很高。

    大夏的都城,自然少不了卖早饭的食肆酒肆一类,只是饭食过于单调,易断自然是看不上眼的,旒歆被他喂了两天,口味也刁了起来,不屑的看着那些食物。

    盛夏的阳光炽烈,就算是早晨,都很是闷热,两人走了一会,就没有兴趣再走了。

    易断此刻十分怀念冰淇淋,这时候要是有一口冰淇淋吃,才算是圆满。

    于是他带着旒歆回到了家里,问道:“你家有没有冰?”

    “冰?”旒歆疑惑道:“那玩意自然是有的,你要冰干啥?”

    易断笑道:“最好还有些牛奶、果蔬之类,我给你做一道甜品吃。”

    旒歆顿时来了兴趣,蹦蹦跳跳的出去了,喊了一句:“你等着!”

    于是易断等着,不过片刻,旒歆兴冲冲的抱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那箱子四四方方,足有米许,看着就像是一个小不点顶着一个大锅盖一般,很是好笑,她的后面跟着四五个黑衣汉子,那些汉子手里拎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来到屋里,把东西放下就走,连话都不说一句。

    易断看着好笑,这显然都是皋那小子生怕自己的妹妹受委屈,派来监视的,旒歆肯定也知道这些家伙的存在,所以拿来利用一下,也不算过分。

    牛奶冰淇淋,是需要糖的,大夏还没有这东西,可以替代的,就是甘蔗。

    易断随手弄了几根,榨了汁,然后开始了伟大的冰淇淋制作过程。

    旒歆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眼见各种材料在易断的手里如同蝴蝶般飞舞,转眼间就形成了一种糊状的食物。

    易断把做好的冰淇淋放在陶碗里,自己抱着一个人头大小的陶碗,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入口冰凉爽滑,实乃避暑佳品也!

    旒歆迫不及待的舔舐着自己的那一份,她的那一份,是易断的两倍大小,这是易断考虑到她的食量,特意做的这么大一份。

    “好吃!”旒歆惊喜无比,觉得这世间美味,再也没有能超过这冰淇淋的了,与易断的手艺一比,夏王宫的庖丁们都该拉出去砍头。

    冰淇淋香甜的气息,让旒歆迷醉,所以她吃的很快,一大份冰淇淋转眼间就消灭了,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易断。

    易断还没吃完。

    没办法,易断把剩下的冰淇淋塞给她,笑道:“这东西吃多了对肠胃不好。”

    旒歆大喜过望,对于易断的告诫不放在心上,生病这种事情,对于修行者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想病都难,自然不在意这种问题。

    易断好笑的看着大快朵颐的旒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盛夏难得的休闲时光。

    旒歆吃完了冰淇淋,看着侧卧在地上的易断,觉得顺眼了不少,心道:这家伙还不错,以后对他好点,不过他身上的味道咋这么好闻捏?嗯!靠近一些试试?

    旒歆如同小狗一般靠近了易断,抱着易断的胳膊,觉得安心了不少,迷迷糊糊之间,又拿小脑袋拱了拱易断。

    易断就当不知道,安心的在识海内调动上下二字,吸纳那种玄妙的气息。

    大日当空,那日字很是活跃,一道道琉璃般的光彩,从日字上散发出来,不断洗练着易断的元神与肉身。

    至于其他字,此刻则围绕着易断的元神,以日字为中心,不断旋转翻飞。

    就这样,一直到日落时分,易断就醒来了、

    不醒没有办法,旒歆的肚子打鼓声实在是太响了。

    旒歆不好意思的松开手,低着头,羞红了脸,如同犯错的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