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医祖宗回来了 > 第十八章 那个丑八怪?
    沈唯卿道:“我自己的女人跟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也哄着,但是别的女人,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怜惜,二小姐是聪明人。”

    他不是讨厌女人无理取闹,只要是他认定的女人。

    李卓原:“……”

    她平复下心底的怒气,嘴角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道:“说到底,沈大哥你其实是在为江氏和我那个没见过面的姐姐抱不平。”

    沈唯卿十分坦荡:“不瞒你说,正是,我非常看不惯你母亲的行为,江伯母本来应该是你的嫡母,也不是你能直呼其姓的。”

    没有叫她短命鬼已经很不错了。

    李卓原笑道:“但是我不能,子不言母丑,其实这是我们李家的家务事。”

    她倒是没有否认自己的母亲抢男人,因为否认也没用。

    沈唯卿道:“但是现在牵扯到了我,你们的家务事我不管,跟我沈家有关的事情,只能我管。”

    李卓原:“那不如咱们这样,沈大哥你送我回去,真的会害了我,我不想名声不保,我们去见我没见过面的姐姐如何?!”

    “派人去绑架你姐姐吗?!”

    李卓原:“沈大哥你又误会了,我是新娘子,不能到处走动,不然我肯定回去拜见姐姐的,姐姐也误会我了。”

    她的意思,她方才是去请李光尘来,而不是要对李光尘怎么样。

    沈唯卿不置可否。

    李卓原道:“已经过去了,再解释也没用,我的意思,我们一起去见姐姐,如果姐姐原谅我了,说她不要这个长女的位置,沈大哥是不是就不用送我回去了?!”

    她继续道:“到底是我们的家务事,其实我知道,沈大哥你也知道,我姐姐来这里,未必是冲着沈大哥你来的,她是来报仇,出口气,

    那如果我和姐姐私下里解决了呢,那么沈大哥就不要再掺和了好吗?!”

    沈唯卿显然并不好说话,

    李卓原话里话外都在对他透露一件事,大小姐睚眦必报,并不是为了抢男人,是报仇。

    当他读书人傻子吗?

    父母之仇,当然睚眦必报,欣赏这样的女孩子。

    而且这种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他认准的就是长女。

    李卓原道:“沈大哥,虽然读书是好的,但是死读书就不好了,人不是要变通的吗?

    上一辈人的恩怨,到我这里,我可是什么都没做过呢,为什么不能用心平气和的方式解决呢?

    或者,你真的觉得没我这条命,就能替姐姐出气?就能解决上辈子的恩怨?

    如果是这样,那我可以成全沈大哥。”

    被人送回去,气性大的人,说不定真会死了。

    沈唯卿确实喜欢讲道理,但是他并不是死读书。

    权衡过后,他很干脆的点头:“可,只要你姐姐原谅你,我就没什么好说的,留下你。”

    李卓原没有表现的很开心,但是她感觉到了,自己已经胜了。

    如今事情的关键推到那个野种那里,自己长的什么样,京城人有口皆碑,野种什么样子啊?!

    丫鬟说,吓死人!

    呵呵,她就不信,看到这样的自己,再和吓人的野种一比,沈唯卿还会要那个山野村姑。

    什么读书人,什么大义,什么道理?

    对于男人来说,这些东西,远远都比不过美色,

    不然怎么最是薄情读书人呢?!

    李卓原抬起手道:“沈大哥你先请。”

    沈唯卿想都不想,迈开步子。

    ……

    ……

    李卓原和沈唯卿去找李光尘的事情,前院的人很快就知道了。

    大夫人当时就感觉有些晕,沈修行扶住妻子:“你怎么了?!”

    怎么样?!

    自己养大的儿子自己最了解,他定然会喜欢上那个女人,见了就送不走了。

    大夫人站起来,对老夫人道:“娘,我要去看看务观,那位小姐身怀绝技,我怕务观性子直爽,冲撞了她。”

    你明明是怕你儿子爱上人家,五夫人无聊的想。

    老夫人哪里有不懂的,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已经够难打发的了,如果孙子再掺和一脚,真不知道往后家里的日子怎么过。

    她点头:“快去吧。”

    大夫人匆匆走了,李明哲转念一想,哦,小七是京城有口皆碑的美女,但是寄人篱下的“表小姐”可不见得是。

    侄女出手了,虎母无犬女,高!

    而李卓原和沈唯卿那边,早大夫人一步,已经到了偏厅外面。

    李卓原是看着沈唯卿先进迈的门槛,进入玄关。

    巧燕跟在后面,十分不解,里面的小姐这么漂亮,自己小姐为什么要带沈大公子来这里啊?

    “小姐……”她是见过李光尘的。

    李卓原显然已经没心情听丫鬟说什么,她看见沈唯卿的背影僵在地中央,忍不住要捂住嘴,才能掩饰住脸上的笑意,到底多吓人啊?都给吓傻了。

    她让巧燕就在原地,然后越过沈唯卿,娇笑道:“姐姐,我和……”

    抬起头不对劲啊!

    桃花眼,小鹅蛋脸,明艳高贵如佛塔上的明珠,简直是继承了父亲所有的优点。

    父亲啊,那是冠绝京华的男子,才会让身为郡主的母亲一见钟情,不惜给人当继室都要嫁给父亲,

    这女人全都继承了。

    “这怎么可能呢?你不是……”

    在县城长大的,怎么会有贵女的容貌和气质。

    不可能啊,怎么这样,应该丑死才对,这不可能。

    沈唯卿也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好看的女人,别人都说他不近女色,其实不是的,是知道那些女人跟自己无关,所以不上心的看,但是这个,是自己有婚约的未婚妻。

    完美的五官还是其次,气质翩然若仙,那是方外世人才能有的出尘之姿,天下万众无双。

    他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耳垂:“屋里有点热,呵呵,呵呵,在下沈唯卿,字务观,见过大小姐。”

    快气死了的李卓原:“……”

    见自己的时候他可没这样啊,还自报家门?

    沈唯卿你清醒一点,不可以喜欢上她。

    李光尘没有站起来给沈唯卿还礼,她是长辈。

    她笑着点头:“很不错。”

    然后才看着李卓原:“你啊,我认得你的,你竟然还敢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