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一见倾身:国民总统撩上瘾! > 第317章 软,是他的第一感觉。【晚安】
    另外一边。

    国中学校宿舍楼下。

    林彧一身西装,精英俊美,出现在楼下的时候。

    偶尔几个路过的小女生,也是跟着心花怒放。

    长得好看的男人,其实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尤其像林彧这种,社会成功人士。

    他在楼下,好像在等什么人。

    不一会儿,一个男生从楼上蹬蹬瞪地跑了下来。

    “咿,林漠他哥?是你找我吗?”顾泽揉着自己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有些茫然地问道。

    林彧是来找林漠的吧?

    果然,林彧紧接着开口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

    “顾小朋友,不好意思打扰你,是这样的,我是来找林漠的,但是宿管说,她不在?”

    顾小朋友?

    他看起来,像个小孩子吗?

    顾泽纳闷地看了一眼自己。

    一会儿,他才抬头,牛头不对马嘴,有些奇怪地问道:“林总,我看起来这么像小朋友吗?我已经十八岁了诶……”

    林彧怔了下,“这……”

    饶是在商业上混的风生水起的他,也难得被问到点子上了。

    他刚才只是……随口称呼了一下。

    毕竟,在他的眼里,所有和林漠差不多大的小孩子,都叫小朋友罢了。

    “咳,那顾同学?”林彧试探地喊了声。

    你能想象一个社会精英,在商业上如鱼得水的沉稳男人,带着那种略带哄小孩子的意味,叫一个高中生的感受吗?

    别人可能不太懂。

    但是顾泽尝试到了。

    他听了会,左右反复掂量了下,摇摇头,“算了,你还是叫我顾泽吧。”

    顾同学和顾小朋友,都挺奇怪的。

    顾泽心想。

    林彧也不跟他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缠。

    便顺着他的意思了,“好,顾泽,那个,我想请问一下,你知道林漠去哪里了吗?”

    大傻瓜是藏不住话的。

    更何况,他潜意识里觉得,林彧既然是林漠是哥哥,自然是有权利知道林漠的行踪的。

    于是,顾泽笑的两排泽亮的牙齿都露了出来,“哦哦哦!你说林漠啊!她和辞哥出去吃饭啦!”

    “辞哥?”林彧微微皱眉。

    “对啊!就是江辞嘛!你知道的啊!”

    “他们去哪里吃饭了?”

    这可把顾泽问到了,他又挠了下乱糟糟的头发,“这……我不太清楚啊。”

    “不过辞哥一直夸东城那边那个花奶奶火锅好吃,不然你去那看看吧?”

    林彧道了声谢。

    一身西装革履地走了。

    顾泽看着林彧离开的背影,感慨似地道:“啧啧啧,哥哥长得倒是挺帅的,怎么到了林漠那,就残了?”

    顾泽转身,准备回宿舍。

    宿管阿姨一直在那边看他们聊天,磕着瓜子。

    瞧见顾泽走过来了。

    连忙把嘴巴里的瓜子壳给吐了,喊住他:“诶!小阿泽啊!”

    顾泽长得帅,加上讨长辈的欢心,因此宿管阿姨都很喜欢他,早就熟悉他了。

    “啥事啊阿姨。”顾泽穿着大花裤衩,走了过去。

    宿管阿姨往林彧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刚才那个,是你哥哥啊?”

    顾泽摇头:“不是啊。”

    “长得挺帅的啊,关键是那一身钱的气质,阿姨我喜欢。”

    顾泽:“???”

    你好,请问有事吗?

    林彧那样的大老板,怎么可能看上您呢?

    顾泽怕直接说会打击到阿姨,万一她晚上躲在被窝里哭就不好了。

    于是,他认认真真地带着安抚似的意味道:“阿姨啊,虽然我知道,林总他长得确实好看,家里也确实有钱,您也是东村一枝花,但是,你们年龄……不配啊,你都可以当他妈了!”

    宿管阿姨:“……”

    “谁跟你说我要嫁给他了?”

    顾泽:“???”

    那是他误会了?

    “那阿姨你干嘛一副眼镜粘在林总身上的痴迷样子。”

    宿管阿姨恨不得给他一个栗子,“阿姨家里还有个女儿!上大学了!还没男朋友呢!”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顾泽下意识地就反驳了,“他可能喜欢男孩子。”

    宿管阿姨:“???”

    这简直是个天打雷劈的消息啊!

    顾泽一时嘴快,可瞧见宿管阿姨那呆若木鸡,马上就要痛心疾首的样子,连忙“畏罪潜逃”了。

    他还是赶紧跑吧。

    免得波及无辜。

    ………

    基地,二楼宽敞的房间。

    江辞的房间,不是灰黑的沉郁装修,相反的,很多地方,其实挺活跃的。

    类似,他的窗帘和天花板,竟然是粉色的……

    林漠若是醒着。

    一定会狠狠地嘲笑他一番的。

    虽然林漠自己也早就知道,江辞喜欢粉色了。

    江辞把林漠放在了自己的床上。

    床单是白色的。

    和林漠那张粉嫩粉嫩的脸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没说话。

    全程默默地做事。

    先把林漠的鞋子脱了。

    再去浴室装了一盆热水,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给林漠认认真真地擦了起来。

    先擦脸,再擦手。

    擦脸的时候,林漠似乎是被这湿热的给刺激到了,下意识地翻了个身子,咕哝了一声什么,江辞没听清楚。

    他本来坐在床的这边。

    可是林漠翻了身子以后,就背对着他了。

    因此,他需要把林漠翻过来,又或者是去对面。

    最终,江辞还是选择了走到对面。

    蹲下身子,仔仔细细地给林漠擦拭起来。

    窗外,窸窸窣窣的,偶尔传来几声安宁的风声,以及花园里蟋蟀的叫声。

    愣是给人一种祥和的感觉。

    可是。

    场景祥和,不代表一些人的心,也一样平和。

    就好比那个蹲在那的少年。

    他的动作,很是轻柔,生怕吵醒了床上的人儿。

    可是,他的眼神,却像是裹了一团火,那火,从火种开始,一点一滴,形成了燎原之势……

    很快就占据了他全部的眼球。

    他盯着林漠,唇瓣微微抿了下。

    深谙的瞳孔里面,尽数是林漠安睡的身影……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呢?

    江辞微微在心里感慨道。

    连睡着,都是这么令人心动的。

    江辞把毛巾搁置在了一边。

    继续蹲着身子,视线近乎黏腻地落在她的五官上面。

    从眼睛,到鼻子,再到……

    而他那根纤细的食指,似乎也不由自主的,沿着林漠那挺拔的鼻梁,一寸一寸,往下……

    直到按在那张粉嫩的,微张着的唇瓣上。

    软。

    是他的第一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