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他那一天没有说让她一个人在那静静,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江野第一次感觉自己对不起林漠。

    可是,现在她变成了那个样子……

    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只能让千代每个月按时寄药材过来。

    只是那药,也吃了整整两年了……

    “我还是很想我孙子,不然咱们一起偷偷溜去看看吧?他都快五岁了……”

    “上一次去偷偷去看他的时候,被你儿子知道以后,你儿子什么反应你忘记了?”

    温四月顿时被噎了一下。

    好吧……

    她还是放弃去找孙子了。

    本来以为,自己这么年轻就做了奶奶,肯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奶奶了……

    没想到……

    哎……

    两年前那一战,确实触目惊心,历历在目。

    谁知道,林漠服毒了以后,林沉出现了。

    回想起那一天……

    林沉带着三个手下,就来了。

    他看见林漠倒在江辞的墓碑上。

    看着她口吐鲜血,阴测测地笑着,和她打招呼。

    “妹妹……没想到你这么爱他……爱他到,竟然情愿跟着去死?”

    “啧啧啧,哥哥真是寒心,你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就为了一个男人?”

    林沉说着。

    身后,子弹的声音已经破空而来。

    他一惊,迅速躲过以后,看到了来人。

    竟然是温酒屿和江家那小子?!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林沉不信!

    他明明已经杀了江辞!

    他已经杀了他的!

    怎么可能!他的炸弹难道根本没有炸死他?!

    还有温酒屿!

    他不是在中东吗?!

    怎么会在帝都?!

    “林沉,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温酒屿和江辞,联手设计了这个局。

    一个声东击西,一个假死。

    江辞确实因为林沉的炸弹,受伤了,但是没死。

    尸体是他自己亲自弄的。

    温酒屿去中东的消息,也是他们放出来的。

    目的只是为了让林沉放松警惕。

    林沉一定会来陵园,确定江辞死了。

    他才会继续他的阴谋。

    包括……他要把林漠,带回去,关起来。

    所以,他肯定不会离开帝都。

    陵园那一战。

    林沉被江辞和温酒屿联手制服。

    林漠被小舞当场救治。

    只可惜……

    林沉后来直接疯了。

    原因是默漓找到了他,给了他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尘封了很久的盒子。

    木质的,还上了锁。

    默漓现在是在温酒屿手下做事的,这个盒子,是她在已经成为废墟的黑手党里,林漠曾经住过的房间里找到的。

    一个盒子。

    林沉根本没放在心上。

    他还等着他从这个牢笼里出去,重新站回那个巅峰的位置。

    然而……

    当他看完盒子里的东西以后。

    就疯了。

    后来,他大势已去,他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批死士,也被温酒屿的人,直接杀了个精光。

    本来,江辞要杀他。

    可是,在他看见,林沉像个疯魔一样,抱着一个枕头,在那一下又一下地轻拍着。

    又哄骗似得,一句又一句的说,“默默,哥哥去给你买好吃的,你乖乖睡觉。”

    “妹妹,你今天为什么不好好睡觉?哥哥要生气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