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炎帝诀 > 第三十七章 炼化神剑
研究了许久,还是没有研究出怪鸟的身世,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又耗去了不少时间,眼下虽然时间紧迫,但是张天宇在见识了梧桐赤果的神奇之后,却是对这棵高约百丈的梧桐树产生了极其浓烈的兴趣,只见在树上不断的跳上去再跳下来,时而又绕着转圈,时而站在树前仰望沉思,又折腾了近半个时辰,却是未能研究明白。

只惜他们没有充足的时间供他研究,于是张天宇只得退而求其次,将七星剑握在手中,一跃而起,朝着比较细的嫩枝砍去,准备将其带走有功夫的时候再研究。

“铛!”谁知,七星剑砍在那看上去只有擀面杖粗细的嫩枝之时,居然发出金铁交击之声,火星四溅,张天宇始料未及,整个人身形瞬间失去平衡,手中的七星剑更是直接脱手而出,虎口亦是隐隐作痛,落地之时更是连连倒退五步,这才稳住身形,张天宇顿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想不到这棵树居然会这般坚硬。

夫易连忙纵身一跃跳到那根树枝上,看到被七星剑砍过的地方居然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同样无比惊讶,要知道这七星剑可不是寻常兵器,乃是天师一脉自上古时期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神兵利器,虽然张天宇刚才只是随手一劈,但是力量却也非寻常之人可比,居然未能留下一丝痕迹,当真是骇人听闻。

“BIU……”此时怪鸟拖着长长的声调发出一声鸣叫,似乎在嘲笑二人少见多怪的样子。

被一只鸟嘲讽,夫易顿时有些不满,指着那根树枝道,“你能把它砍下来吗?”

怪鸟听后“BIU”的叫了一声之后,从夫易的头顶跳了下来,随后对着七星剑砍过地方,用一张小嘴像啄木鸟一般“铛铛铛”不停的啄着树枝,随着怪鸟的速度越来越快,无数火花飞溅,仅仅用了十个呼吸的时间,树枝便应声而断。

夫易怎么可能想到怪鸟居然真的能将树枝弄断,当这一切成事实摆在他面前之时,非但没有做准备不说,整个人甚至惊骇无比,当树枝整个断开掉落之时仍然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待到快要掉落在地之时,这才回过神来,也幸亏他身手了得,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以双手撑地,身体在半空中非常灵巧的做了一个空翻这才双脚落地,避免了脸着地的尴尬下场。

夫易此时喜怒参半,想要指责怪鸟不提前和他打招呼,险些让他从十几丈的高空脸着地,却发现早已看不到它的身影,想必是又落在他的头上,不过当他视角一转,看到地上的梧桐枝之时,却又高兴无比,毕竟这可是连七星剑都斩不断的宝贝。

我忍……

夫易心中暗道一声,觉得没有必要和这只眼高于顶的怪鸟一般见识,于是他弯腰想要将那根嫩枝捡起来。

“什么!”夫易不由一惊,只然只用了一只手,但是以他的臂力千余斤应该也不在话下,却是未能将这根只有两米长的嫩枝捡起来!

夫易不信这个邪,随即运转真气于双臂,这才缓缓将树枝端了起来,不由惊叹道:“好重!”

从张天宇仗剑劈树,到夫易捡起断枝,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是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直到夫易这一声惊叹才将失神的张天宇唤醒,看到夫易双手捧着断枝,张天宇顿时惊喜万分,像个小孩子见到喜欢的玩具一般,七星剑都顾不上捡,直接屁颠屁颠跑到夫易面前,想要从夫易手中将断枝接过。

“小心!”

张天宇同样是修仙之人,夫易未及多想,直接松手,没想到张天宇还是小觑了这一截断枝,虽也运丹田之气于双臂,但是并未尽全力,只见那根断枝居然“铛”的一声便掉在地上,若非夫易及时提醒,那一双脚便是废了,不过地面倒是未被砸出丝毫痕迹,可见脚下这红色岩石也同样坚硬无比,必非凡品。

张天宇惊魂未定,连忙擦了擦头上的汗,同时惊讶道:“想不到这么一截断枝,居然有千钧之重!”

“千钧?多重啊……”晨露不由好奇道。

张天宇随口道:“一钧等于三十斤,千钧便为三万斤。”

说着,张天宇扎下马步,深吸一口气,运转灵气于双臂,双手抓在地上的断枝之上,大喝一声,却见那断枝纹丝不动,张天宇并未气馁,一连折腾了几次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擦头上的汗。

夫易有些不解,同为修仙之人,为何自己虽然废些力气,但是还是可以勉强拿得起来,为什么张天宇却是废尽力气也未见其动分毫,等张天宇气息渐渐平顺之后随即问之。

张天宇苦笑一声,摇摇头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个结果,只是想试一试而已。”

张天宇没有直接回答,反倒不紧不慢讲道:“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而人同样有三宝:精、气、神,修仙之妙法,便是这人之三宝,三宝相互滋生、相互助长。”

“人之三宝中,精为有形之相,即人的肉身,神为无形之相,修仙之人通常称之为神识,凡人称之为意识或者灵魂,而气,便是连接这有形之相与无形之相的桥梁,人所要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动作,都需要意识发出一个指令,然后由气传达这个指令之后,身体才会做出相应的动作。”

“那么……这和力气有什么关系呢?”看到张天宇似乎没有再讲下去的意思,夫易听了半天却依然糊里糊涂,连忙问道。

张天宇还未回答,晨露却抢先开口道:“天宇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人之三宝相互滋生、相互助长,你将气海化为金丹,也就是说你的气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所以呢?”

“原来如此……”夫易一听瞬间恍然大悟,同时对晨露的聪明伶俐大为夸赞,若是只有他们二人,晨露倒也不觉得怎样,但是如今多了一个张天宇,晨露不觉有些害臊,双脸羞得通红。

张天宇看出了晨露的尴尬,连忙岔开话题道:“古之真仙曾有人将半截不周山炼成法宝,名曰‘番天印’,这法宝虽然只有巴掌大小,重量却一分未减,你当真以为只是念动几句咒语便能御使这等顶级法宝?若果然如此,人族在太古时期与魔族一战又岂会如此艰辛,只需将天下大山或沧海凝炼成法宝,便个个都是法力无边之辈。”

“你是说……”夫易听到张天宇这么说,顿时一喜!

“不错,虽然我不知道这截断枝是否还有其它妙用,只要稍加炼制,其威力便不在我的七星剑之下。”张天宇点点头道。

夫易还未反应过来,晨露已听出了张天宇的弦外之声,连忙道:“现在能炼制这截断枝吗?”

张天宇摇摇头道:“以我现在的修为,恐怕……”

听到张天宇这么说,夫易和晨露大失所望,不过他的意思也很明显了,现在修为不够,并不代表将来也不行,至少还是有希望的,所以也并非太过沮丧。

“BIU!”就在这时,夫易头上的怪鸟鸣叫一声,随即从夫易头顶飞了下来,随后对着那截断木开始猛啄。

“这是……”

看着在怪鸟的啄击之下,原本滚圆的断枝居然慢慢被雕琢成一柄形状古朴的长剑之时,夫易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它似乎要将这截树枝雕琢成一把剑!”晨露也看出来了怪鸟的意图,顿时惊呼一声。

而张天宇此时却是双眼闪烁着精光,接着左手拇指将食指中指扣住,无名指小指伸直立于胸前,右手拇指藏于无名指小指之下,食指与中指伸直,正是左手捻天罡,右手掐剑诀,随后口中念念有词,右手剑指在虚空中不断勾画,随着剑诀急速向下划过一道之后。

居然凭空闪现出一幅散发着银色光芒,夫易二人完全看不懂的图案,张天宇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敕!”

便见其左右天罡诀向前一推,那幅图案便飞入此时已快要完工的木剑中。

张天宇此时已是满头大汗,但是却作却未见停下来,依然不断勾画出一幅幅越来越复杂的图案打入木剑,直到半个时辰后,怪鸟一声鸣叫,张天宇也将最后一个图案打入木剑中这才收功。

此时再次怪鸟似乎耗废了极大的精力,总是喜欢昂着的头此时趿拉了下来,双翅无力的呼扇了几下,摇摇晃晃飞到夫易头顶之后便将鸟头斜着插入左翅之下卧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而一旁的张天宇此时同样精力交瘁,一句话没有说便盘坐于地开始打坐,夫易看着地上的木剑,心中已明了了七八分,知道这一人一鸟为了成功炼制这柄木剑,所耗费的精力绝对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极限,否则张天宇也不可能一句话不说就打坐,这怪鸟也不可能不邀功而直接飞回他的头顶休眠。

夫易双眼不由有些湿润,喉咙中处竟有一些哽咽,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何德何能,他们为了他,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而一旁边的晨露看到夫易的表情,聪明的她也瞬间明白过来,眼泪不由自主流了下来,但是她不想让夫易看到,连忙强行平复自己的气息,将头扭到一旁将眼泪抹去。

夫易运气于双臂,将木剑平端于双手之上,静静的观赏这一人一鸟全心全意为他准备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