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我不当鬼帝 > 第458章 本帝的女人,不正该得天独宠?
    连大太子也在这个场面上来指责龙王对小女儿的偏宠,其他宾客倒是不好开口了,气氛也一时变得尴尬,久久无人出声儿。

    就在有谁想要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那你们有什么意见?”

    “本帝的女人,不正该得天独宠?”

    “嘶……”众人一阵轻嘶,众上仙在场,竟有人能说得出如此嚣张的话来!

    不过,若真是那人,倒也见怪不怪了。

    只是,就算是那人,也从未为了一个女人,说出这等话来。

    众人慌忙随着这陌生的声音看去。

    不认识!

    这是他们的第一印象,也是当然的,毕竟转世了。

    况且,就算没转世,对他久闻大名者多矣,真正见过的也没有几个。

    众仙尽皆木然的盯着这个从容从水晶宫外走来的少年,似乎竭尽全力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些什么。

    一身如今俗世盛行的休闲打扮,嘴角噙着一抹淡笑,说不出是宠溺,还是狷狂。

    明明是个凡人少年,在众仙凝视之下,却丝毫不怯场。

    众仙看得片刻,也不愧在心中轻叹一声,不愧是他,即使转世了,这风采,这气度依旧比他们先前误认的萧云不知强了多少。

    随着不认识陈一凡,原本上前阻拦的虾兵蟹将,在看清形势后退去,众仙也缓缓回神儿,心中打着各自的小算盘。

    只有龙王座下那一众龙子龙女,神色皆变,或不悦、或恼怒、或愤恨,还有不屑者。

    你如今也不过就是个凡人,嚣张个什么劲儿?

    可现在,他们也只能低头,垂眸不言。

    这样的大场面上,他们不能对陈一凡出言不逊,即使他只是一个凡人。

    两者的地位差距实在太大,照规矩,别说出言不逊,陈一凡不找他们说话,他们甚至不能上前攀谈。

    这是规矩,或许陈一凡不能因此对他们怎么样,但对其他高位的神仙来说,你这几个小仙不守规矩,今日不敬与他们等阶,甚至高于他们的陈一凡,他日是不是也能不敬自己?

    甚至,小仙胆敢在高位的神仙面前如此逾矩,本身就是对他们的不敬。

    这样的大场面,谁都必须守规矩。

    上位神仙要有上位神仙的姿态,下位神仙更该谨言甚微。

    随着陈一凡走进举行寿礼的大殿来,龙王连忙上前招呼。

    虽然是自己的女婿,他却像是面对上位者一般拘谨。

    不过,陈一凡今日来参加寿宴,所要应付的也不是东海龙王就是了。

    总有些人,会以为他转世了便有机可乘。

    总有些人,不服一个凡人居酆都大帝高位。

    总有些人,不满地府龙宫的联姻,企图破坏。

    他今日要应付的,就是这些人。

    只是应付,而不是对付,要说对付,他们还不够资格!

    陈一凡对于龙王的招呼,还是十分谦逊有礼的,脸上的笑容变得阳光,身上的气势凭空柔和了三分。

    也让某些人看做是弱了三分,心中暗道:估计他刚才进来就是崩足了气势,浑身劲儿都使了出来,此时已经崩不住了吧?

    毕竟只是个凡人呐!

    陈一凡没有理会他们,随着龙王指引,携敖泠鸢在席位坐下。

    本来,敖泠鸢该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一桌,如今与陈一凡一道,却是换了另一桌。

    此为首席,东道主龙王龙母、贵客紫薇大帝、老君、勾陈大帝、东岳大帝……坐这一桌。

    至于黄琰和萧云也算是沾了陈一凡的光,被分配到第七桌,坐那一桌的,乃是排位稍靠后的天庭星君、四海大将。

    狮子狗因为不能化形,被当做灵兽处理,让人给带下去了,与各仙神座下的灵兽、坐骑一道。

    因为敖泠鸢和陈一凡都来得晚,此时已经即将开席,敖泠鸢左右相顾,与陈一凡低语两句,起身离席。

    虽是低语,在座皆是仙神,又有谁听不到的呢?

    东海龙王寿宴,敖泠鸢本该盛装出席,可当时修炼结束便匆匆赶来,哪里来得及。

    敖泠鸢虽然也能幻化华服,在众仙神面前不过障眼法罢了,一看便穿,如此更是贻笑大方。

    都开席了,主人家的女儿才去换装,显然不合规矩。

    但……那有什么关系?

    至少,此时陈一凡一桌的人,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

    规矩不规矩,也是因人而异的。

    至少表面上看,陈一凡这一桌的仙神,皆是和善友好。

    谁都知道,他不仅仅是酆都大帝而已。

    他们忌惮的是他的实力,而不是地位。

    谁知道转世是真是假?他当时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现在又有怎样的实力?

    显然,作为上位者的他们不会亲自冒风险去试探。

    席间更有几人,受其恩慧深重,也更让其他的人不敢贸然有何行动。

    前世虽然冷傲嚣张,但也不是傻子,没有把全天下都得罪遍了,反而,有不少人仰慕他,受过他的恩惠,比如……像是嫦娥那样的小迷妹。

    这次寿宴,嫦娥也来了,就坐在两张桌子外。

    这个一向以清冷、孤僻示人的仙子,此时却目光灼灼的盯着陈一凡,让他有些不自在。

    此时也只好装作未曾发觉,不往那边看。

    就在气氛如此和谐,龙王起身致辞,要进行一个寿宴前的例行活动时,仍是那九公主不合时宜的开口:“父皇!如今你又不说是自己教导小妹无方了?”

    “今日父皇寿宴,她不但来迟,还在寿宴未开始时便于众仙面前离席,毫无规矩可言,简直有损龙宫颜面!”

    九公主向来刁蛮任性,恃宠而骄,虽然后来又有了四个弟妹,她有所收敛,却仍是对小妹拥有着连自己也不曾拥有的专宠而嫉妒。

    此时,她说的也只是自家小妹和父皇,倒也算不上冒犯陈一凡。

    毕竟,敖泠鸢还没有正式嫁给陈一凡呢!

    但陈一凡是按常理出牌的人吗?

    当即一个冷眸扫了过去:“关你屁事!”

    “鸢儿有不有损龙宫颜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得逼得,我会让你很有损龙宫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