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西游之金乌大圣 > 第八十六章 走了(二合一)
    “莫尘,你便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也不把佛祖他们放在眼里吗,我来找那只猴子,可是关系着取经大业的,这其中的干系你不清楚吗?”

    猪八戒脸色难看的说道,虽然不知道莫尘当初为何离开取经队伍,但是猪八戒确定,莫尘对于取经一事,皆为了解,不然他为何回去找唐僧,还是从长安开始就跟着唐僧呢?

    莫尘不在的这段日子,唐僧将他的来历一五一十的说给了三个徒弟听,还在那感叹陛下看中的人,也耐不住取经的磨难,真是可惜了。

    这和尚说的话让几个徒弟暗自在心中偷笑不已,莫尘可是焚天大圣,妖族近几百年来最为杰出的妖魔,西行一路上,根本不会有妖怪和他为难的。

    “不是我不让你见他,是猴子不见你,懂了吗,懂了就赶紧滚!”莫尘没好气的道,观音压不住他,就拿佛祖压他,这猪八戒狐假虎威的本事还当真高明啊。

    说实话,唐僧把孙猴子气走一事,是连观音以及如来都料想不到的事,毕竟都是人,法力修为再高,也无法看透人心,谁也不能预料到下一刹那一个人会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因为连那个人自己都不知道。

    人性不可捉摸,所以观音和如来佛祖在心里头暗自庆幸,还留了一个后手在猴子身上,有那道紧箍咒,总算不至于放虎归山,而唐僧写下的断绝师徒关系的文书,在紧箍咒这等威胁下,便丝毫作用也没有了。

    但是紧箍咒终究是杀手锏,不能老用,用得太多,等取完经,这猴子的心可能就不在佛门了,那时便不妙了。

    所以观音这才点了八戒,让他来请孙猴子。

    八戒此刻真的是有些无奈,换做别的地方也就罢了,他硬闯也能见着猴子,他自恃凭借着一张嘴,能说服猴子跟他回去,可眼下挡着他的是莫尘,而猴子根本不愿意见他,他能怎么办?

    打?

    陛下派了大罗金仙,手持射日神箭都奈何不聊这只乌鸦,自己这点修为,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可是不能硬闯也就见不到猴子,那也完成不了菩萨的吩咐啊!

    这可真是进退两难,怎么合该是我摊上了这个差事,早知道装作不敌让那奎木狼抓去好了,咱就不行了,凭着当年天上的老交情,那奎木狼还能不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咱?

    要说那沙师弟才是个心思剔透的,平日里不吭声,关键时候就知道躲起来,让奎木狼抓去。

    猪八戒在心里念念有词的抱怨着,想不出一丝的办法来解决这个困境。

    “怎么,还不滚吗?”莫尘说道。

    猪八戒眼珠里滴溜溜的打转着,疯狂的想着法子,要见着猴子,总是得先让莫尘让开路来才是啊,怎么让莫尘让开路呢?

    他还不知道莫尘对他厌烦之极,已经想动手收拾他了。

    “莫尘,你就放老猪进去吧,老猪我日后必有回报,我见不到猴子,救不出师父,难道让菩萨亲自到你这通天河来请吗?”猪八戒想不出法子,只能半是哀求,半是恫吓的,期望莫尘能放他进去。

    莫尘那里会搭理他,如果沙僧来哀求,莫尘说不得还会让他进去,猪八戒是想都别想,总是嘴上挂着菩萨佛祖的,难道我太上老君的弟子这个身份是摆设吗?

    他佛门有如来佛祖,我太上一脉还有玄都大师兄呢!

    “哼!”

    只听得莫尘冷哼一声,衣袖一摆,霎时间,猪八戒脑中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再缓过神来,已经不知道离那通天河有多远了!

    “再敢到我的通天河撒野,可就要当心你的小命了!”

    猪八戒还没晃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了这一句杀气四溢的话,惊得他浑身一颤,也不再想如何去把猴子劝回来了,运转法力,朝着南海紫竹林而去,他可是不敢再去通天河了。

    送走了猪八戒,莫尘环顾自己的手下一大圈子,一时无语,整天谁来都是一大群人蜂拥而出,一点用都没有。

    莫尘眼神里透漏出的信息让底下一众跪着的手下面红耳赤的,确实,自己一群人实在是太过无能了,不过这也是来敌太强大的缘故。

    黑尾道:“我等无能,让驸马丢脸了!”

    “罢了,不怪你们,是来的敌人太强了。”莫尘挥了挥手,示意众妖起来。

    他想了一想,随着他修为日高,接触的人物也必然是也越来越强大,不能每次过来,见不着他,就先把自己手下这群人打上一顿吧?

    “尔等听着,日后如果有敌人来犯,尔等都不要出手,让黑尾试探一下敌人修为的深浅,如果他敌不过,尔等径直来寻我,不可一拥而上。”莫尘吩咐道,每次一群人一起被打败,实在太丢人了,修为越高,人海战术便越来越没用了。

    “谨遵驸马之令!”

    二十四名妖王拱手道,却个个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驸马这个吩咐分明是在说他们无能,就不要上去丢人了。

    莫尘看着他们的样子,心中知道他们的想法,随手一甩,二十四点金芒脱手而出,急速异常的钻入了一众妖魔的脑海中。

    “尔等不必多想,好生修炼吧!”说完这句,莫尘身影便消失在了水府门口,留下一群妖魔神色惊喜的面面相觑。

    传给他们的是修炼的功法,有神通,有法术,都是结合各个妖魔的特点传授的,莫尘从白猿道人那里,从太上老君那里都得到了不少的神通法术与修行法诀,绝大多数他根本用不上,教给这些妖魔一手,也算得上是为了通天河水府了。

    “怎么,那呆子走了吗?”猴子见莫尘进来问道。

    “走了。”

    “这么快就走了,那呆子平日里对俺老孙可不是这般,他不是最会死缠烂打的吗?”猴子有些惊讶,这只乌鸦出去屁大的功夫就打发走了?

    莫尘笑而不语,那猪八戒掐准了唐僧在,猴子不敢对他如何才敢死缠烂打,他又不怕唐僧,自然收拾的利落。

    “走了正好,咱们在再练一场?”猴子将猪八戒抛诸脑后,随手拿出金箍棒道。

    “你还有心思和我打,只怕要不了多久,观音菩萨便要念着紧箍咒来找你咯!”

    ……

    “就是在这吗?”

    陈家庄上方的天空,一朵祥云飘了过来,那祥云之上,站着两道人影,一道是肥头大耳的猪头人模样,却是那猪八戒,一道是宝相庄严,手托玉净瓶的女子,气质祥和,正是南海观世音菩萨。

    发问的正是猪八戒找来的观音,通天河她也是第一次来,搞不清楚莫尘所在的水府究竟在哪里。

    猪八戒探头看了一看,一脸憨厚老实的回道:“启禀菩萨,这是旧水府,我师兄他们在新水府,离着这里还有一段呢。”

    “嗯,这莫尘如何还有两个水府?”观音菩萨面上有些不解的问道,但心中却暗暗有些惋惜。

    这陈家庄所在的通天河这一段,乃是西游取经的必经之路,那焚天大圣竟然避了开来,他如果还在这水府,那刚好就给了他们佛门一个收服的借口。

    天赋绝伦的妖孽,不管是哪方势力都是极为稀缺的,这一位还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金乌,他们倘若能收服了,对于佛门来说是一个大大的幸事。

    观音心里的想法猪八戒不知道,猪八戒有自己内心的小算盘,他道:“那位焚天大圣,声威日盛,四大部洲无数妖魔视他为榜样,不知多少妖孽投靠与他,弟子去他洞府看过,妖兵数百万,壮阔无比,这旧水府太狭隘了,如何能容得下他的势力?”

    说到这,猪八戒偷偷瞄了一眼观音的脸色,见这位菩萨丝毫没有诧异的样子,又接着道:“弟子还听那焚天大圣的手下说,他们要做这西贺牛洲之主,要打上天庭,重复上古荣光。”

    西牛贺洲之主是谁?

    虽说诸多大能的道场都在西贺牛洲,还有无数大妖老魔盘踞在各处,但是从鸿钧讲道开始,这西牛贺洲便一直是准提和接引两人的基本盘,换句话说,西牛贺洲自古以降,都是佛门的地盘,是佛门之主。

    焚天大圣要做西牛贺洲之主,还要回复上古荣光,那便是要干掉佛门,顺带着干掉天庭,好家伙,这憨货一张嘴便将莫尘与这两大势力对立了起来,这是置莫尘与死地啊。

    莫尘虽然跟脚强硬,法力高深,但是论势力,佛门和天庭那个不是拔根毛都比他腰粗的存在?而论后台的话,天庭背后是鸿均道祖,佛门背后是两位圣人,他也占不到便宜。

    这番话要是被人信了,莫尘估摸着只能四处流窜逃命,或者躲在兜率宫里面不出来了。这猪八戒好毒的心计啊,刚被莫尘羞辱了一番,转眼间就想找回场子,还是那般千百倍偿还的场子。

    不过观音会信吗?

    自然是不会的,莫尘的太阳真火在她眼中虽然颇为棘手,但对于佛门对于天庭来说,也就那样了,折腾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当年妖族十太子陆压道人可比他厉害多了,不也是乖乖入了佛门吗?

    眼下万事以取经为重,能趁着老君不在,在取经路上顺手降服莫尘固然好,没这个机会,他们佛门也不会浪费资源专门找莫尘的麻烦。

    所以观音菩萨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接这个话茬,反而指着通天河道:“那这旧水府是如何了?”

    “弟子也不大清楚,上次寻那莫尘府邸时,只是听闻是有一鱼妖占了这水府,具体的就没打听了。”猪八戒恭恭敬敬的道,只是心中满满的失望,他当了这么多年天蓬元帅,玉帝的心腹,最善于察言观色,哪里看不出来观音不信他,看来还得找别的机会坑死那只乌鸦了。

    敢让爷爷丢脸,迟早要你好看!

    猪八戒在心里发着狠,面上丝毫不漏,观音也没察觉出异样,只是轻轻点头,她有自己的打算。

    这通天河必然要算上一个劫难,如果这旧水府没有妖魔盘踞,那她便要找一位来了,她还不知道,这水府里的妖魔便是她莲花池里溜出来的金鱼精。

    毕竟莫尘搬迁也没几年,三界之中的人,甚至都不清楚莫尘搬了洞府,观音也不例外。

    那金鱼精虽是她特意放走的,但却不知道他究竟会在哪里呼啸一方,为难唐僧。

    “悟能,头前领路吧,咱们早一刻找到你的师兄,便能早一点让你们师徒众人团聚。”观音道。

    猪八戒应了声是,便头前带路,领着观音朝着莫尘的水府而去。

    这两名高来高去的仙佛,谁也没有注意到,脚底下的陈家庄,哀声一片,焚香诵佛,正在做一场预修亡斋。

    ……

    “这是花果山?”

    莫尘站在云头上,看着下面荒凉无比的地界,一脸懵逼。

    他记得原先这花果山是灵气逼人,精怪遍布山野,山清水秀,人间仙境一般的地方,但看看现在,蛇虫野兽密布,哪里还有什么精怪,灵气更是稀薄无比,而原先山头山底随处可见的猴子,整个花果山地界,就没剩下几只了,这啥情况?

    他在那里懵逼,猴子看着自己老巢变成这个鬼样子,红着眼怒喝一声,瞪着一双金睛火眼,朝着满山森林野草中搜寻,寻找着自己的猴子猴孙。

    搜寻了一会,他目光一定,伸手一摄,一只躲在大树上的猴子便被他抓到了手上来。

    “放开我,放开我……”那只小猴子在他手里拼命的翻滚挣扎叫嚷着,简直就跟要被强暴了一般。

    “别挣扎了,连你家大王都不认识了吗?”孙猴子语气轻柔的道,那腔调是莫尘从未听过的。

    小猴子抬眼一看,果然是五百余年前他们被抓走的大王,一下子呆住了,好半天才带着哭腔道:“大王,你可回来了……”

    接着这小猴子便一五一十的开始诉苦起来,原来这花果山上,当初光猴子便有十万,加上其余零零散散的精怪,怎么说也有几十万妖怪。

    花果山资源丰富,灵气充足,倒也供养得起,而孙猴子大闹地府,更是烧毁生死簿,让花果山的猴子各个不用受生老病死之苦。

    可是自从他被抓拿上去之后,天庭却依旧派了天兵天将下凡,将花果山地界有点法力的妖怪都除了个七七八八,还撅了灵脉,放火烧山,导致花果山变得现在这般荒凉。

    天庭做完了孽不说,这满山猴子猴孙的苦难可没结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