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621章 小姨子的求助
    李青云怀着复杂的心思回家时,正赶上饭菜上桌。



    母亲早把饭桌拾掇好了,跟杨玉奴打了声招呼,这才抱着珂洛伊离开,准备陪蜜雪儿一起吃午饭。



    出门时她还意味深长的对着李青云眨了眨眼,弄得李青云一阵茫然。



    老妈这个眼神暗号是什么意思?自求多福?还是让我放心的意思?



    心虚的靠近饭桌,小姨子刚刚盛完米饭回来,手里就端着两碗,一碗是她自己的,一碗则是杨玉奴。



    李青云壮着胆子就打趣一声,想要自我舒缓一下心虚感:“哎,我说玉蝶啊,咋没给我盛饭,你这可不对啊,我好歹是你姐夫,算你半个长辈吧?”



    杨玉蝶拿起筷子就扒了口饭,随后才不以为然的瞥了李青云一眼,淡淡的嘟囔一声:“我家长辈里可没有你这一号花心大萝卜……再说了,我就是你小姨子,又不是你老婆,你让你老婆去盛饭啊,或者……姐夫啊,你不是还有个二姨太嘛,让她给你盛。”



    这话可把李青云噎得不行……老妈不是说都没事儿了吗?怎么又开炮了。



    “玉蝶,行了,刚才我怎么给你说的,以后不准提这事儿了。”杨玉奴细声的训斥一声,随之又笑了笑:“你刚才……不是还说,有事找你姐夫帮忙吗?”



    杨玉奴很巧妙的将话题岔开了,见此一幕,李青云心中松了口气,看来玉奴这一块真没啥问题了,主要就是小姨子心里有刺。



    “有事儿找我帮忙?那好说啊,给我盛碗饭去,啥事儿都好说。”李青云嘿嘿一笑,倒是还拿捏上了。



    见姐姐偏帮姐夫的样子,杨玉蝶登时咬牙切齿……哼,姐姐你就不识好歹吧,我看你以后被二房欺负了。会来找谁哭诉。



    也没说话,杨玉蝶故意踢踏着沉重的脚步,就去给李青云盛饭了。



    等饭盛回来,杨玉蝶将碗重重的往李青云面前一放。道:“刚才可是你说的,饭盛好了,啥事儿都好说。”



    李青云满意的看着饭碗,点了点头:“说吧,啥事儿。只要不是让你姐夫杀人放火,坑蒙拐骗,能帮的肯定帮。”



    现在可是在小姨子杨玉蝶面前,树立威信的最好机会,因为蜜雪儿的事情,可是让自己在小姨子这边积攒的威信荡然无存,如今杨玉蝶好不容易有事相求,李青云当然得给她做得漂亮。



    不说从一件事上就改变小姨子的态度,但积少成多嘛,久而久之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其实这事儿也不算帮我的忙。办好了,也是帮你自己的忙……。”说罢,小姨子也没心思吃饭了,放下筷子就说道了起来。



    原来,小姨子杨玉蝶最近的事业进展很不顺利,酒卖不出去,各种不和谐的声音都出来了。



    李青云家如今在李家寨,乃至青龙镇,那都是大家闲来无事的谈资。吃过饭出来遛弯,碰上熟人闲扯起来。十句里起码有两句牵扯到李家。



    “听说了没?李家寨李神医家的孙子,又承包了一片地,准备开发第二个农场呢,那施工现场风风火火的。又是吊机,又是挖掘机的,听说光是这俩机器的使用费用,一天就得不少钱。”



    “嗨,福娃家啊,这事儿我们李家寨的人早知道了。人家福娃能干,俺们村第一个大学生,现在毕业了,愣是从农民转业成企业家了,农场算个什么屁事儿啊,咱们青龙镇现在赫赫有名的酒厂,蛇药厂,那都是福娃家开得,那生意红火的,简直赚钱赚疯了……”



    乡下地方小,十里八乡的人都认识,走路上碰到了当然要闲扯两句,又因为信息闭塞,没什么好说的,李青云家的情况,自然而然就成了大家的‘闲话主题’。



    就好像今早上,陈秀芝还在对李青云说,外面有人嚼舌根,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一样。



    大家没什么可聊的了,就只能拿李家人开炮。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么个情况,让杨玉蝶心情不爽了。



    近来酒厂的生产步入正轨,李青云提出的几个系列,也都生产出来。可惜产品积压严重,生产出来,大多都摆放在库房,要不是低档次的酒在镇上销售一些,怕是库房都堆不下了。



    这事按理说,不会被外人知道,属于酒厂内部的事情,可也不知道被哪个碎嘴的货传了出来,矛头也就随之对准了杨玉蝶。



    要知道,杨玉蝶如今可是酒厂的销售部门主管,简而言之,她的双手牵扯着整个酒厂的经济效益,酒厂的生意好不好,都看销售主管的能耐。



    然而近来酒厂产品滞销的情况,就自然引起大家的闲言碎语,生怕这个厂子刚开业就倒闭。



    “陈家沟的杨家人也算是找了个好靠山,女儿嫁进了咱青龙镇首富家,那日子也水涨船高啊。”



    “那可不是啊,就杨玉奴的亲妹妹,刚刚从学校出来没多久,工作都不用找了,直接就成了酒厂的领导,你想啊……都是一家子人,那工资肯定高着呢。”



    “啧,你们还不知道吧,那杨家妹子就是吃白饭的,白拿工资不干事,现在酒厂都快经营不下去了,一大堆产品滞销,她身为销售部门的领导,根本联系不到买家。”



    “哟,还有这事儿?我看电视剧上不是都这么演,家族产业的衰败,都是任人唯亲造成的。”



    说是酒厂快经营不下去了,那都是瞎扯,酒厂早就跟魔都的美味世家,签订了长期的合作协议,每一次产出的原浆酒,都被美味世家包揽了小半。



    之所以产品滞销,那都是酒厂包装出来的调制商品酒,还没有进行市场推广。在城里人看来,这就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小酒厂,价格又高,人家凭什么订购你的酒?



    但是,不管怎么说,那满仓库的酒,确实没卖出去。如果再不想办法,再生产出来的酒。都就没地方摆了。停工,似乎就在眼前……



    这些话不经意间传入了杨玉蝶的耳朵里,她顿时时就恼了……



    别人说她姐姐嫁得好无所谓,说她靠着姐夫家。刚毕业就当主管领导也无所谓,毕竟这些都是事实,没法反驳,也没必要反驳……我姐夫就是这么照顾我,你管得着嘛你?有本事你家也找一个有本事的姐夫啊。



    但要说她无能、吃白饭。把一个好好的酒厂摆弄倒闭了,这就让她无法接受了。



    刚刚毕业,本就抱着一腔热血想要奋斗一番,有姐夫的关系,可以省去一大截子奋斗的艰辛,可这并不代表杨玉蝶自身就不努力了。



    自从她进入酒厂工作,哪一天不是兢兢业业的,一边学习管理,一边学习销售,光是她的笔记本电脑硬盘内存里。都被营销课程给沾满了。



    每天打上百个电话联系经销商、客户,时不时还坐着颠簸的车子,跑到其他县城,甚至是市里找客户,这些辛劳谁又看得到?



    最起码,自己努力过,别人就不能说自己吃白饭,哪怕……你说我无能呢,但是有本事你给酒厂拉来几个客户啊?你要能找来客户,我立马把位置让出来给你。



    “姐夫。你说那些人气不气人,我一个姑娘家,跑着跑那的,这些天皮肤都被太阳晒糙了。他们还那样说我……我……呜呜,我又不是故意不给酒厂找客户的,我……我就是找不到嘛。”



    说着说着,杨玉蝶这个成天疯疯癫癫的女汉子,竟然哭了起来。



    看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李青云都不知道怎么办。还是杨玉奴反应的快,立马挪着椅子到了妹妹的身边,搂着她一个劲的安慰。



    “好了,玉蝶,你努力过就行,别人怎么说无所谓,我和你姐夫又不会怪你,你才刚毕业多久啊,还在适应和学习的阶段,就算你姐我当初……在别人的环保公司上班,还不是就当个小职员,整天端茶倒水打扫卫生?你现在已经很能干了,比你姐我能干。”



    杨玉蝶听了这些话,心中总算得到了一丝宽慰,止住了哭声:“真的吗?姐,你真的这么觉得?!”



    “嗨,你这傻丫头,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就等着别人夸呢!”杨玉奴宠溺的揉了揉妹妹的脑袋,道:“真的,你姐还能骗你不成!你就是比你姐能干……至于说,那些闲来没事瞎说的人,他们又不懂酒厂的情况?咱们的酒厂刚开始生产,连广告都没做呢,能销售出去才是怪事呢。”



    “再不济……那些说闲话的人要真有能耐,怎么不拉几个客户过来,到时候你姐夫还不得给他们安排个销售部门的重要职位?”



    “就是,我好歹也是大学生呢,他们一群瞎嚼舌头的笨蛋,什么都不懂就瞎说,真是气死我了。”抹了一把眼泪,杨玉蝶又满血满状态复活了。



    她委屈的瞅着李青云,眼巴巴的说道:“姐夫,你到底帮不帮我嘛,倒是给我个准话啊,这酒厂可不是我的,我就是你手底下的员工,生意要是做不下去了,亏本的可是你。”



    李青云对此哭笑不得。



    这丫头倒是会转移视线,明明是求着自己帮忙,现在到成了她给自己打预防针,警惕着自己不要赔本。



    “帮,你的事儿我能不帮嘛……咳咳,好好好,跟你没关系,是我的事儿,我自己的事儿!”眼见杨玉蝶作势又要哭,李青云立马改口。



    给酒厂联络客户?这都算什么事儿嘛,难不成没了自己,这地球还不转了……哎,现在得给手底下的人,积累一些人脉了,不然什么事儿都让自己亲力亲为,哥们岂不是要累死。



    念及此处,李青云又想起要给‘青龙刀鱼’做市场推广的事,两样事可以合在一起了,高端渠道早就做出来了,还怕产品没销路?笑话!



    “得嘞,今个下午我叫几个朋友过来吃饭……玉蝶,你从酒厂拿点酒来,每个档次都要一箱,咱们就办一个卖酒的小宴会。”



    “别傻愣愣的看我,现在赶紧吃饭吧,姐夫办事你放心,准成!”



    杨玉蝶仍然怔怔的盯着李青云,半晌才道:“这么复杂的事,请人吃顿饭就行了?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