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234章 山中野餐遇到护林员
    听说李青云让海东青摘柿子,在场的人都傻眼了,都以为他在说笑话。只有田牧见识过二秃子的神异,却同样半信半疑,嘀咕道:“老弟,真的假的?海东青能摘柿子?我上学少,你可别骗我。”



    王超叫嚷得最凶,瞪着眼睛说道:“你的海东青要是训练得会摘柿子,我愿意出一千万人民币,绝不是朝币或者越.南.盾。我玩鸟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哪只鸟会做这么精细的活。”



    “哈哈,你愿意出一千万,我还不卖呢。”李青云说着,拍了拍海东青的脑袋,在它耳边低语几句,装模做样的和它交流感情,同时下达命令。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看这只巨大的海东青,怎么摘柿子。



    海东青二秃子也没干过这么精致的活,以前在地底溶洞里,帮他拴过绳子,但那是训练几次的。这时候李青云随手一指,又勾勾指头,这是他对二秃子惯用的命令,意思是说,把所指的东西给我弄回来。



    二秃子尖啸一声,很给面子,一下子就飞到最近的一棵柿子树上,用爪子抓住了树梢上的细枝子,那上面有六个红柿子。可是它的爪子再有力,再抓不断这根活着的树枝,因为有韧性。



    如果用折的,它确实不会这种特殊的力量控制方法。它的两只爪子抓着这根枝子,扑腾几下翅膀,有些急了。一伏身子,啪啪两声,用嘴上的骨喙,狠狠的啄了两下子。



    大拇指粗的树枝子,应声而断,然后它抓着这根枝子,轻飘飘的一个盘旋,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飞到李青云面前。



    李青云伸手接过这根树枝,又一指,做了同样的一个手指,让二秃子继续去忙活。



    二秃子好像急着回小空间,有些不满的长啸一声,却是不得不听话,又用同样的方法,弄断了几个小树枝,摘了二十多个柿子。有些在树杈下的柿子不方便,它就没有动,经它这么一忙活,两棵树上的柿子被它摘下来三分之二,只有三分之一留在上面。



    “够吃了吧?”李青云接过最后一个枝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让二秃子回来。



    众人这才回过神,乐得嘴都合不拢,喊道:“够了够了,特么的,光看海东青摘柿子都看饱了,有这样的神鸟,我进山里住一年也饿不死。”



    还有几个女人拿着手机录相,最后才秃子落到李青云肩膀上时,连他也进了镜头。



    “太赞了,要是传到网上,绝对能让所有人疯狂。”几个女人兴奋的大叫,显然第一次见到这种事,内心激动不已。



    “一千万,我愿意出一千万买你这只海东青!”王超下了决心,第一次明确的开出价码。



    “呵呵,我不缺钱,而它就一只,我不卖。不过它最近下了两个蛋,如果孵化成功,到时候我可以考虑一下。”李青云果断的拒绝之后,也给他一个希望。



    田牧同样眼睛放光,抓住李青云的胳膊叫道:“如果孵化出来,也卖我一只啊!你小子,上次我用陆虎车和你换,你就不提它下蛋的事,肯定嫌我出的价格低!可是普通的矛隼,市面上才卖两三万,达到海东青标准的,开价也只不过在百万以内浮动,根本能力和成色定价。要是出价一千万,你也得把它训练成会摘摘柿子的,能摘苹果也行。”



    “田哥,这你就冤枉我了,它也是最近才下的蛋,几个月前,我怎么能够预料?先不说了,咱们来尝尝柿子吧,已经熟透了,皮都软了,嗯,真甜!”李青云只尝一个,余下的就给他们吃了,自己小空间里的柿子吃多了,吃外面的水果,再香再甜也觉得少点东西,说白了,就是缺少灵气。



    田牧也只吃了一个,嘀咕道:“刚吃两口感觉也不错,怎么就没有再吃下的欲.望了?比起李青云家里种的水果,还差一段距离。”



    人多,这二十多个柿子,一转眼,就被人吃光了。虽然阳光正好,但吃着也有些胃凉,特别是身上的汗干了之后,内外都冷,觉得还是动一动比较好。



    李青云指着前面的小山顶说道,那里没有什么草木,上去找块挡风的地方,咱们可以升火做饭了。



    这时候才十点多,不过在野外升火做饭,必须提前,不然饿坏也吃不到嘴里。



    “就一只兔子,不够吃的呀。”有人抱怨,说道,“幸好我来的时候,拿了几包酱牛肉和几罐啤酒,不然真会饿肚子。”



    “切,你以为只有你拿了食物,我们大家没拿呀?你忘了我们以前什么情况了?除了几只野鸟,连一只大点的东西也没打着,煮了一锅鸟汤,够谁填肚子的?”胖子不屑的拍了拍身后的背包,示意自己拿的食物多,让大家不要担心。



    “一只野兔不够吃,我再让二秃子抓一只回来……”刚说到这里,就听王超指着前面大喊,有两只野兔,一大一小,让大家快开枪。



    大家虽然手忙脚乱的开枪,但是还算克制,没有对着人乱开枪,不然就麻烦大了。一阵乱枪之后,打中了那只小的野兔,有两斤左右,比较倒霉,身上至少中了三枪,倒在血泊里不动了。



    另外一只大野兔,好像也受了伤,虽然逃进了草丛里,但动作已经有些缓慢。大家同时收枪,放飞自己身上的鹰或隼,让它们去抓这只受伤的兔子。



    李青云没让海东青去凑这热闹,吹声口哨,让金币和铜币跑过去。这两只猎狗一出手,根本没有其它鹰隼的事,半分钟之后,金币就把这只大野兔叼回来了,咬断了脖子,已经不会动弹。



    “哈哈,这回勉强够吃了。”众人大笑,走路也有了劲头,很快就爬到小山顶。上面位置不错,有几十平方的平坦地方,有两块巨石挡风,可以用小石头支锅。山坡侧面,多是一些小树小灌木,干的湿的都有。湿的可以用来做烧烤架,干的用来燃火。



    人多力量大,女人去捡干柴,男人去支锅、剥兔子皮、到附近的小溪找水,清洗食材。没过多久,十几只斑鸠就扔进了锅里,开始煮汤。



    这些人什么材料都带来了,看来是个吃家子,连干香菇都有,泡了一些,等煮了一段时间,才泡开放进去。加了一些风干的火腿肉,可以煮成一锅混合的肉汤。



    李青云把十多只麻雀串起来,先用细盐拍了一遍,入味之后,等下再烤。田牧已支好烤架,催促李青云把麻雀放火上烤,已经有点饿了,先烤几只麻雀尝尝。



    兔子比较大,需要放另外一个架子上烤,胖子和王超正在那一个火堆上忙活。大家分工明确,没过多久,这片小山顶就飘起肉香。



    只是烧火引起的烟雾,在秋高气爽的天幕下,额外显眼,袅袅青烟,像三条柱子,离很远都能看到。



    麻雀快烤熟时,李青云听到半山腰里传来哨子声和狗叫声,四名护林员,牵着狗,背着猎枪,袖子上缝着块红布,用黄字绣着“护林”二字,出现在半山腰里。



    他们顺着烟柱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里,有人吹着哨子,有人吆喝着,声音严厉的让他们不要逃,接受处理。



    这里没一个人想逃,麻雀的香味已经出来,金黄色冒油,撒上孜然粉,香味飘出多远,不吃几口太可惜了。而且,他们也不惧护林员,只要不在林子里放火,也没闹出问题,在林外的空地上升火做饭,在当地也不算什么事。



    李青云却有些皱眉,因为他在当地有所耳闻,说张桥村的几个猎人做护林员,比较难缠,有时候连要地人都坑,要是被他们发现在山里升火做饭,也会罚钱,罚多罚少,他们说了算。有人不给,就动手打人,没少人到镇上派出所里举报他们,只是张桥村的猎户比较难缠,地理位置也特殊,要是处理他们,也没有合适的护林员,就把这些事压了下来,同时也把他们惯坏了。



    领头的这个护林员叫张虎,两颗门牙的缝隙很大,就他叫唤的最凶,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刚一爬上来,看到这么多人有些发愣,不过看到十一个人当中有五个美女时,那小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不过也只是多瞄几眼,没敢做其它出格的事。



    “你们几个听到没有?我让你们把火灭了,叫得嗓子都哑了,你们也没有动静。什么意思?听不懂人话是吧?”张虎把烟从嘴里夹到手上,乜着个眼,神色凶狠的叫嚷道,“你们这是抗拒执法知道不?要加倍罚款!一个火堆一千块,总共三千,少一分都不行。”



    没看出来,王超是个爆脾气,当即一摔手里的木棍,站起来骂道:“你特么的才听不懂人话呢?你这龟孙子是怎么说话的?当护林员就了不起啦?就有权利骂人?你也不看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你可以叼着烟在森林里乱跑,就不准我们在空地上升火做饭?”



    “哟,你这城里人还挺横呀!老子不给你一点厉害尝尝,你特么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兄弟们,把这小子给我捆起来,等会把他押到派出所,我让人收拾他。”张虎阴阳怪气的笑着,居然扔掉烟,举起了手里的猎枪,对着王超。



    李青云看不下去了,作为本地的引路人,他必须得站出来,维护这个小团队的利益。



    他挡在王超前面,冷冷注视着张虎,说道:“你是张桥的是吧?我是李家寨的,离的也不远,做事别太过分。都是乡里乡亲的,闹出事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有什么问题,大家坐下谈,别动不动就用枪对着人!出了事,谁都承担不起。”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