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汉乡 > 第四十五章霍光的解决之道
    第四十五章霍光的解决之道

    司马相如的修路大业是从姑臧城的北门开始的。

    他并没有像平遮所说的那样带着老仆,从人,美婢,厨子修路。

    而是在街市上雇佣了一些闲汉,从刺史管辖的仓库里拿了一些工具,购买了两头牛,一头驴子,一辆板车,然后就一刻都不停地全身心投入到修路大业中去了。

    很快,刺史亲自修路这件事就成了姑臧城里的笑谈。

    长史姜环,司马吴彤亲自来劝说司马相如放弃这种无意义的劳作。

    司马相如都笑颜以对,之说自己是刺史,不遵从凉州牧的命令不像话。

    不论这两人如何劝诫,如何向他保证太子殿下不会放弃他们,司马相如都微笑拒绝。

    跟姜环,吴彤两个从地方上直接被太子提拔到长安做官的人不同,司马相如对云琅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

    一旦上者不愿意把下位者当人看的时候,下位者绝对会活的猪狗不如。

    同样的例子他见过不少。

    姜环,吴彤面带嘲弄之色离开之后,司马相如就亲自拿起铁锹挖土。

    老仆见刺史都亲自修路了,就不得不参加进来,二十几个人修路,虽然慢了一些,一天下来,疲惫的司马相如看着自己修的不足十丈长的一段路,感慨万千。

    “盖明者远见于未萌,而知者得避危于无形,祸固多藏于隐微,而发于人之所忽者也。”

    司马相如出感慨之言,从人却非常的奇怪,就有老仆大胆问道:“姜吴二公已经言明,抗拒修路之事尽管推在他二人身上,相公为何还要如此作践自己呢?”

    司马相如笑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性命攸关,慎之,慎之。

    某家此时不过是劳累一些,却无性命之虞,姜吴二人出身鄙陋,不识贵人之重,不知大将军之威,以为依靠太子就能万事无忧。

    却不知夏侯静有丧子之痛,谢长川有车裂之苦,有如许故辙在前,我们焉能将身家性命托付于远在三千里之外的太子身上?

    如今,卫将军在凉州地权势熏天,杀伐恩赏一言可决。

    以某家对卫将军的了解,他恐怕吞咽不下这口气。”

    老仆见旁人都在远处,就低声问道:“卫将军与相公有夺妻之恨,不论相公是否在修路,他都不会放过相公啊。”

    司马相如嘿嘿笑道:“人人都说云琅与我有夺妻之恨,却不知是云琅夺我妻,并非是我夺云琅之妻。

    即便是仇恨,也该是我仇恨云琅,他云琅有何理由仇恨于我?

    如果我没有必死之罪,云琅杀我并不那么容易。

    毕竟,这天下悠悠之口他云琅一介读书人还是顾忌的。”

    “如此说来,姜吴二公将死矣?”

    “云琅到来之日,就是他二人人头落地之时。”

    “相公既然与太子亲厚,缘何不告诫姜吴二位?”

    “某家刚才所说之言已经仁至义尽,他们不听,某家能如何呢?”

    “可是太子……”

    “某家已经写了书信,此时此刻,太子应该已经接到了,姜吴二人瞒着太子无端生事,我不是禀报了么?”

    老仆怵然一惊,惊恐的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主人。

    司马相如淡淡的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在一年前就把这个消息禀报太子知晓?”

    老仆汗流浃背。

    司马相如笑着拍拍老仆的肩膀道:“夺妻之恨啊,你真的认为我忘记了?”

    老仆身体颤抖的如同秋风中的树叶……

    酷暑很快就到来了,司马相如已经整整修缮了一个月的道路,虽然这一个月中,司马相如仅仅修缮了不足两里长的一段路,这段路却被修整的结结实实,不论是填土,还是夯土,都中规中矩,没有丝毫疏漏。

    或许是太辛苦的缘故,司马相如的一位老仆终究因为年老力衰,倒在了工地上。

    已经被太阳晒得黧黑的司马相如喟叹一声,就亲自将老仆埋葬在了路边,坐在老仆的坟墓前作挽歌一首,歌唱完毕之后,继续修路。

    霍光最喜欢坐在书房里,让前厅的风穿堂而过,吹拂过他的身体之后再从后窗出去,如此循环往复,最好永不停歇。

    他非常的怕热。

    再有两天,他的好日子就要过去了。

    喝了一口云音送来的蜜水,霍光叹息一声,一想到两天后将要到来的庞大的移民大军中的第一部,他的脑袋就疼痛的厉害。

    此时,他才明白师傅为何会大度的让他先回到武威郡了。

    姜环,吴彤两人在准备迎接移民大军这事上非常的上心,不论是为移民准备的遮风避雨的窝棚,还是为移民们准备的土地,或者是在移民种群的划分上,都准备的非常细致,堪称能吏。

    目前,只要移民们过来,按照册簿划分土地,安置居民点,就能初步将移民们安排好。

    整套策略,霍光查看过,非常的满意,甚至代表卫将军,凉州牧赏赐了二人不少财货。

    这就让更多的人开始嘲笑司马相如了。

    本来,以武威张掖二郡的能力,仅仅是安置移民大军,就已经忙的头拱地了,哪来的能力兼顾修路?

    现在,代表凉州牧云琅的霍光,已经开始表彰姜吴二人,这说明,凉州牧府,对修路一事并不是非常的在意。

    司马相如在闻听此事之后,不但不停止修路大业,反而卖掉了自己的宝马香车,筹集了更多的钱,继续修路。

    第一期六万人终于抵达了武威郡。

    这批人算是第一批离开山东的,而且没有多少反抗皇帝旨意的行动,所以,这一群人将得到优待。

    云琅允许他们围着姑臧城开垦土地,准许他们沿着石羊河建造属于自己的房屋。

    六万人,聚在一起铺天盖地,分散开来之后,却又显得星星点点。

    每家每户都需要足够多的农田来生活,所以,一个村庄距离另一个村庄的距离就不能太近,当然,也不能太远。

    尽管说,第一批人已经获得了极大的好处,然而,人对于好处这东西永远没个够。

    被分到偏远处的移民们,在见识了围着姑臧城修建村子的那些人获得土地之后,怨言四起。

    甚至有人开始纠集地处偏远之地的不满移民们,开始聚众闹事。

    姜环,吴彤二人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居然将这些麻烦事一股脑的推给了霍光。

    于是,移民们闹得越发厉害了。

    三天后,那些移民们没有散开的迹象,反而大着胆子开始向姑臧城进发。

    霍光在移民到来的时候,仅仅是按照姜环,吴彤做好的准备划分了移民进驻的区域之后,就离开了,在他看来这两人已经做的很好了。

    居住在远处的移民会得到比围着姑臧城居住的移民更多的粮秣,更多的牛,更多的工具,也有更多的可以耕作的土地。

    在霍光看来,这样的安排是相对合理的。

    只是很奇怪,这些人为什么还会闹事呢?

    当移民们聚集在姑臧城门前,盘腿坐下来等待有人前来应对他们的时候,城门开了。

    霍去病穿着一袭青衫,腰上悬着一柄宝剑,胳膊底下夹着一卷书,就像是一个踏青的士子,一个人出现在城门口上。

    看了一眼坐在城门前的移民轻声对领头的一些移民道:“某家就是霍光,你们来姑臧城有什么事情吗?”

    或许是霍光温和的模样让这些移民们的胆子大了起来,一个有些年纪的移民指着霍光道:“为什么我们先来,却被分到了山脚下?

    那里的土地贫瘠,而且大多数都是旱田,这让我们如何生活啊?”

    霍光认真的点点头,表示听到了,转过头就对早就来到姑臧城边准备看热闹的司马吴彤道:“分配土地一事都是你跟姜长史在谋划。

    按理说这些人应该正在忙着为自己修建住房,为何还会来这里闹事?“

    吴彤冷笑道:“都是一些的刁民,只要公子一声令下,吴某一定让他们知晓我大汉律法的厉害。”

    霍光又看着那些明显已经有了怒意的移民道:“你们怎么看?”

    移民首领大胆的上前一步道:“许诺我们的牛羊,种子,农具全无,再让我们远离城郭,这是要逼着我们去死啊!

    来来来,公子也不用去对付那些老弱妇孺,先杀了我他们就害怕了。”

    霍光闻言点点头,反手抽出长剑,只见寒光一闪,一颗硕大的头颅就冲天而起,紧接着,一股鲜血飚射出一丈多远,尸体在原地站立了片刻,就软软的倒在地上。